郝海东叶钊颖夫妇发起对共产党的罕见谴责

说运动员不应该发表个人政治见解是极其险恶的,是政治家想垄断其他人的政治权利。

郝海东表示,他最早是2017年在网上看了郭文贵的视频,这与他同中国官员打交道的经历产生了共鸣。他说他和叶钊颖在西班牙会定期观看郭文贵的节目,他们在那里可以访问YouTube,而YouTube在中国国内是被封锁的。

这对夫妇说,大约两个月前,他们首次与郭文贵取得联系,此后定期进行交流。郭文贵上月邀请他们成为他“新中国联邦”的代言人,他们同意了。

叶钊颖说:“光我们两个人不停地在那里说,也唤醒不了太多的人。” “很多人一样跟我们有这种思想,他在国内他不敢说,现在是越来越不敢说。”

这对夫妇上周出现在郭文贵安排的视频直播中,该节目是为了纪念北京当局1989年对天安门广场的抗议者进行致命镇压事件31周年。在视频中,郝海东宣读了所谓“新中国联邦”的宣言,此后叶钊颖也加入直播一同解释他们为什么要求共产党下台。

郝海东说:“他们就是对人的思想的禁锢。” “他让你成为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流水线上的产品。”

在中国国内,内容审查迅速反应行动。郝海东和叶钊颖在微博平台上的帐户被删,微博是类似Twitter的社交媒体平台。与郝海东相关的许多记录和文章在微博以及其他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和新闻网站上消失了。

Source: 郝海东叶钊颖夫妇发起对共产党的罕见谴责 – 华尔街日报

中央认为在香港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与反共势力的政治斗争

You are damn right.

中国政府一位高级官员周一称,中国领导层认为其在香港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与试图颠覆共产党领导的势力进行的政治斗争,这标志着北京方面对香港骚乱的官方判断发生了转变。

这番讲话是在中国立法机构准备对香港实施国家安全法的背景下发表的,其内容不同于以往官方声明和官方媒体评论里的说法,即贫富差距和社会各阶层关系紧张是引发过去一年冲击香港的反政府骚乱的主要因素。

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副主任张晓明表示:“我认为,香港的主要问题不是经济问题,也不是困扰基层民众的住房、就业等民生问题,或者利益阶层固化、年轻人向上流动困难等社会问题,而是政治问题。”一些观点认为,上述各种经济问题是引发香港抗议活动的原因。

张晓明在近一小时的讲话中称,香港最近的混乱和社会冲突主要源于“在建设一个什么样的香港这个根本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甚至对立”。该讲话在香港进行了电视直播。

张晓明在《基本法》颁布30周年网上研讨会上表示,中国希望香港保持繁荣稳定,但反对派和外国势力企图把香港变成“一个反华反共的桥头堡”。

Source: 中央认为在香港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与反共势力的政治斗争 – 华尔街日报

YouTube is deleting comments with two phrases that insult China’s Communist Party

Interesting,难道这也是政治正确的一部分?

YouTube is automatically deleting comments that contain certain Chinese-language phrases related to criticism of the country’s ruling Communist Party (CCP).

Comments left under videos or in live streams that contain the words “共匪” (“communist bandit”) or “五毛” (“50-cent party”) are automatically deleted in around 15 seconds, though their English language translations and Romanized Pinyin equivalents are not.

The term “共匪” is an insult that dates back to China’s Nationalist government, while “五毛,” (or “wu mao”) is a derogatory slang term for internet users paid to direct online discussion away from criticism of the CCP. The name comes from claims that such commenters are paid 50 Chinese cents per post.

Source: YouTube is deleting comments with two phrases that insult China’s Communist Party – The Verge

中国宣布调查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

孙力军被查了,傅政华也卸任了。

孟建柱瑟瑟发抖,王岐山捂着尿袋。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去年援引会议记录内容和知情人士的话报道,2016年6月,包括孙力军在内的多名中国官员会见了来访的马来西亚代表,提出北京方面愿意帮助处理牵涉数十亿美元的马来西亚政府基金1Malaysia Development Bhd(简称1MDB)腐败丑闻。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孙力军在其中一次会议上表示,应马来西亚的要求,中国政府将对负责调查1MDB情况的《华尔街日报》驻香港记者的住所和办公室进行监听,以了解何人向他们泄露了相关信息。这篇报道称,无法确定中国是否向马来西亚提供了任何信息。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时任中国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局长的孙力军还承诺,将利用中国的影响力促使美国以及其他国家放弃1MDB相关调查。相关调查已继续进行。

Source: 中国宣布调查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 – 华尔街日报

不要为冠状病毒指责“中国”,要怪中国共产党

原文来自 Washington Post

在星期二离开新型冠状病毒爆发的疫区中心之前,来自武汉以外地区的医务人员在武汉火车站用中共党旗摆姿势拍照。(Stringer/Reuters)

对于我们的健康与安全而言,重要的是,美国阻止中国政府改写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历史。同样重要的是,我们在这样做时不要助长种族主义或侮辱中国公民或华裔美国人。实现这两个目标的关键是将我们谈论中国人民的方式与谈论北京统治者的方式区分开来。

特朗普总统坚持称冠状病毒为“中国病毒”。他这样做的理由很简单,从技术上讲是准确的:中国官员故意散布该病毒可能起源于美国的谎言,以逃避自己早期失败的责任。“这根本不是种族主义者,根本不是种族主义者。它来自中国,这就是原因。我只是想明确这一点,”特朗普周三说。

正如许多人指出的那样,准确性并不是总统应该考虑的唯一考虑因素。特朗普无视该国针对亚裔和亚裔美国人的种族主义历史,而忽略了至关重要的背景:自危机爆发以来,针对该国亚裔亚洲人的种族主义事件确实在增加。

一名亚裔美国人记者说,白宫官员在场时使用了“Kung-Flu”一词。那是不可接受的。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导方针,亚裔美国人新闻工作者协会要求新闻机构不要使用“武汉病毒”一词,并警告说,以疾病的地理起源为名会给当地人民带来耻辱。

当然,许多使用“中国病毒”或“武汉病毒”的人都不是种族主义者。然而可以肯定是的,某些人是。对于看到的人而言,分辨不出区别。但是,有一种很好的方式来纪念有关病毒的真相,并在不造成不当攻击的情况下追究责任人。

我们都必须具体指责中国共产党的所作所为。是中共将病毒爆发隐藏了数周之久,训诫了吹哨的医生,囚禁新闻记者并阻止了科学界——最著名的是关闭了上海一个实验室,该实验室曾公开发布了第一个冠状病毒基因组序列。

中国人民是这个故事的英雄。中国医生,研究人员和新闻记者冒着生命危险,甚至在与该病毒战斗并警告世界时丧生。随着我们自身情况的恶化,中国公众的社区团结为我们提供了经验教训。中国人也是本国政府严厉措施的受害者,这些措施造成了巨大的额外灾难。

“重要的是要记住,中国人民在政府采取的措施中没有有效的发言权,”国家民主基金会研究与分析副总裁克里斯托弗·沃克说。“在如今来自北京的专制情报策划和虚假信息迷雾笼罩的情况下,我们不能忽视全球流行病起源地的大规模专制治理失败。”

这不仅仅与冠状病毒有关。相对于我们对中国的整体方法而言,这是至关重要的一点。我们的抱怨不是针对中国人,我们的问题在于中共——它内部的压制,外部的侵略以及在自由和开放社会中的有害影响。

中共战略的一部分是按照政治,种族和种族分裂我们。中国官员经常抛出种族主义指控,以反驳对其政府的批评。他们还指责美国的种族主义转移了他们自己可怕的种族主义政策的注意力,例如因种族原因逮捕新疆数百万无辜人民。

在美国,大多数人并不适应这种动态。在澳大利亚,政治阶层多年来一直在争论中共的影响力运作。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发布的一份报告就如何避免陷阱提出了一些明确的指导方针。报告指出,我们应该避免一概而论,明确区分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并注意不要在国内疏远华裔华人。反过来,我们也必须注意不要将种族主义动机(除非有正当理由)归咎于批评中国当局的人。

 约翰·菲茨杰拉德(John Fitzgerald)在报告中写道:“首先,中共参与了尖锐政治活动,破坏了有关中国政府在澳大利亚境内政策和行为的合法公开辩论。”在美国也是如此。

这不是政治正确的做法。这是关于认识到专制政权何时利用我们对我们的种族主义的敏感性对付我们。除非有证据支持,否则我们必须避免对中国政府提出指控。我们必须继续敦促北京提高透明度和真相,这对于制止扩散至关重要。

我们没有从2016年俄罗斯的干预选举中学到任何东西吗?我们绝不能协助和教唆中共煽动内部分裂和散布虚假信息的努力。从9/11之后的穆斯林妖魔化中,我们没有学到任何东西吗?在这场危机中,华裔和华裔美国人需要我们的支持,并为我们的应对工作提供强大的力量。

让我们不要再说“中国病毒”了——不是因为每个使用它的人都是种族主义者,而是因为它不必要地参与了中国共产党试图分裂我们并使他们的注意力从他们的不良行为中转移出来的尝试。我们称它为“ 中共病毒”。这更准确,并且只会冒犯那些应得的人。

《苹果日报》创办人黎智英被捕,被控参与非法集会

英文版的报道比中文的长很多,另外有传言说真实原因是苹果日报掌握了香港真实的新冠肺炎患病人数,所以抓他禁声。

香港警方在黎明时突袭逮捕了一名媒体大亨和另外两名支持反政府抗议活动的资深亲民主人士,指控他们参与非法集会,而此次集会已经是六个月前的事情。

《苹果日报》(Apple Daily)称,该报创办人、以批评和嘲笑中国领导人而知名的黎智英(Jimmy Lai)周五早晨在其住处被捕。据李卓人(Lee Cheuk-yan)和杨森(Yeung Sum)所在的党派称,这两人也分别被捕。

警方称,逮捕行动与他们去年8月31日参与一次未经批准的集会有关。抗议者对这一天仍然记忆犹新:警方在地铁列车内打人,暴行被手机录下并在社交媒体上分享。72岁的黎智英被指控涉嫌恐吓,与2017年的一起案件有关。

Source: 《苹果日报》创办人黎智英被捕,被控参与非法集会 – 华尔街日报

钟南山:CDC特殊地位未获足够重视

我细细品了一下,钟院士你就是说“一切都听党的”不对嘛。

钟南山:我们CDC(疾控中心)的地位太低了,只是一个技术部门。CDC的特殊地位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要一级一级上报。

我们专家组在新闻媒体上表示“人传人”是1月20号,CDC向地方政府上报后由地方政府决定如何处置。如果以后还是这样的话,以后可能还会出现这样严重的情况。

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不是一时一阵,投入肯定比产出要多。大家对传染病的重视不够,没有持续研究。我感觉大家对新冠肺炎治疗上束手无策,这需要长期的积累,表现在对防控问题的重视上。

Source: 钟南山:CDC特殊地位未获足够重视,疫情4月底可基本控制—新闻—科学网

备忘录揭示班农与郭文贵财务关系

纽约时报这个时候拿出这个旧闻出来是有什么打算呢?

在结束白宫工作后,特朗普总统的前首席策略师斯蒂芬·K·班农(Stephen K. Bannon)几乎紧接着就与一个神秘的中国亿万富翁建立了丰厚的财务关系,北京政府目前正在寻求从美国引渡此人。
中国政府已指控地产富商郭文贵(又名Miles Kwok)洗钱、贿赂和强奸,根据《纽约时报》获得的一份写于2019年5月的备忘录,当时他和班农建立了互惠互利的关系,首先是向这位特朗普曾经的亲信提供了15万美元的借款。
根据新闻媒体Axios称,他们的关系随之升级为一年期的百万美元合同,其中班农承诺将把郭文贵介绍给“媒体名人”。
郭文贵否认了对他违法行为的指控,称北京的引渡要求是报复他对中国腐败的公开批评。他与像班农这样对中国持强硬态度的美国人建立了关系,还成为了特朗普位于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马阿拉歌庄园俱乐部的会员,在寻求庇护期间,他住在一座俯瞰中央公园的华丽公寓里。
班农通过一名发言人拒绝评论与郭文贵的关系。郭文贵的发言人同时也是与班农关系紧密的人士说,最初提供给班农那笔借款与一部批评中国共产党的电影计划有关。根据备忘录,班农去年在与郭媒体(Guo Media)签订的合同中拿出了一部分钱还给郭文贵。
这两个人的助手均表示,他们的关系源于对中国共产党的一致鄙视。

Source: 备忘录揭示班农与郭文贵财务关系 – 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