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已无饭局 互联网大会更换关键词

一场盛宴的落幕。

乌镇没了饭局,这或许是今年一个显而易见的差异。自2014年首届互联网大会开始,网易CEO丁磊在乌镇攒饭局,便成为每年互联网大会的“保留节目”。此后,每年的乌镇不断涌入互联网新生力量,新巨头和明星创业者开始与中国互联网元老同台竞技,饭局的变化也映照了互联网权势的兴替,而被市场长久的讨论。

在经济下行和红利见顶的双重压力之下,2019年参会的互联网企业业务发展丰俭不一,却普遍低调。

今年的乌镇,进入公众视野的只有丁磊和李彦宏在一家咖啡馆小聚的新闻,饭局“盛景”不再。“小饭局”的两个主人公中,丁磊“希望借助电商,用三到五年时间再造一个网易”的宏大愿景尚未实现,网易考拉已在今年9月20亿美金转手阿里。在二马(编著注: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腾讯创始人马化腾)缺席之后,作为今年互联网大会开幕式演讲嘉宾的李彦宏,继续为人工智能布道,然而,曾经的BAT打头字母早已光环不再,百度市值在不及阿里和腾讯十分之一,多家投行对百度目标价“腰斩”。

Source: 商评|乌镇已无饭局 互联网大会更换关键词_财新网_财新网

微博现0转化率刷量 互联网真是“天下没有不刷的生意”么?

在中国,似乎无论什么行业,讲真话的都不受人待见。

在第三方平台从事四年精准营销之后,程序员出身的叶晓阳(化名)对自己的职业选择产生了动摇。他发现,在整个精准营销行业,帮广告主节省广告费并不符合所有人的利益,原因在于,一旦广告主预算减少,产业链上所有人的收入都会减少。“这等于断了所有人的财路。”一名第三方监测人员也说。

广告行业虚假流量难以降低的重要原因,是媒体难以完成广告主的KPI。这形成了一个怪圈:广告主为控制广告成本和效果设置KPI;只有号称能完成KPI且价低者才能竞标成功;但流量平台清楚地知道,不刷量没有可能完成这个KPI。广告圈心知肚明的是,媒体和代理商为了完成广告主效果指标都有刷量动机,除了常见的点击、注册、激活,甚至留存、购买都需要进行针对性的刷量。

软件工程师张迪在美国广告第三方监测机构工作几年后,2014年回国创立荷格科技(Adbug),主要业务是监测品牌安全和反欺诈。最近张迪成为广告行业公敌,因为他发布了《中国数字广告作弊报告》,指出中国互联网广告生态中,存在一个规模巨大的嵌套流量交易平台,帮没有直接交易但同时需要流量的数字广告媒体,炮制庞大的虚假流量市场,只要有任何访问动作触发该嵌套网络中的节点,就能带来成倍的作弊流量。

据荷格科技监测,上百家五百强企业的广告因为这一作弊网络,被投到了涉嫌“黄赌毒”的违法网站,对广告主品牌安全造成了威胁。

不少广告圈人士指责张迪的不实数据掀起广告主的恐慌,认为报告中提到的红眼嵌套手法过时,没有标明时间,且夸大量级。不过,一名尼尔森广告监测业务人士告诉财新记者,这些嵌套刷量确实存在,即使所占比例没有那么大,总数也不小。

Source: 微博现0转化率刷量 互联网真是“天下没有不刷的生意”么?|特稿精选_财新周刊频道_财新网

贾跃亭:乐视要用两三年时间二次创业

上次没做好,请大家再给我一次机会。骗子诚恳的说。

“这次的财务危机教训非常惨痛,乐视高管团队包括我本人从中学到了很多。再给乐视两到三年的时间,我们进行二次创业。”在6月28日下午的乐视网2016年股东大会上,乐视控股集团董事长,乐视网董事长贾跃亭坦承乐视体系的财务窘境。

Source: 贾跃亭:乐视要用两三年时间二次创业_公司频道_财新网

苹果是压死优步中国的最后一根稻草

冤有头债有主,以后打车补贴少了就砸iPhone吧。

“The Apple investment is one of the factors that influenced the decision,” a person close to the companies told Reuters on condition of anonymity. “Both sides raised enormous amounts of capital. They were probably thinking this was going to escalate to nuclear warfare, which raised the question: do we really want to assure mutual destruction?”

Source:Apple’s Huge Investment in Didi Chuxing Was Behind Uber China Deal – Mac Rum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