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兄弟股份被处置 债权人15亿借款只值1.5亿

贾会计洗钱的手段高啊,8亿美元这么快就洗没了。

贾跃亭抽身上市公司,欠下金融机构数十亿债务,而在美国另起炉灶造车,近期又再次陷入和股东恒大的纷争。近日,贾跃亭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申请了紧急仲裁程序,要求与恒大集团脱离关系。今年6月,恒大曾在FF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对其进行融资,但随后双方在控制权上产生矛盾,并最终使得贾跃亭决心脱离恒大。

但问题在于,接近FF的知情人士称,目前FF“一分钱都没有了”,贾跃亭再度面临资金困境。

Source: 贾跃亭兄弟股份被处置 债权人15亿借款只值1.5亿_公司频道_财新网

黄奇帆:近十年美国政府债务的演变格局和风险含义

黄奇帆的这次演讲槽点满满。

如果不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我肯定要以为是高级黑了。

分析新世纪以来美国解决经济危机的过程,我们看到2001年互联网经济过热导致的股市危机,因房地产市场的发展而对冲化解,却又引起了2008年更大级别的全球金融危机。那么,这十年靠财政举债、货币政策放水平衡化解了次贷危机、金融危机,会不会因美债危机、美元危机引发一场大级别的股市灾难、经济危机呢?

(略)

总之,解决危机最不能容忍的办法有三种:一是不能为了掩盖矛盾、缓和矛盾而把现在的危机推向未来,导致未来更大的危机;二是不能用一个倾向掩盖另一个倾向,走极端,采取一种措施解决一个危机而引发另一个更为严重的危机;三是不能以邻为壑地把自己的问题转嫁给别人,利用自己的强国地位、货币信用为所欲为。

Source: 黄奇帆:近十年美国政府债务的演变格局和风险含义_财新周刊频道_财新网

安哥拉央行5亿美元被骗资金如何失而复得?

跟刘特佐的路数几乎一模一样啊。

调查人员追根溯源,发现了一批伪造的银行文件和一帮电影《十一罗汉》(Ocean’s Eleven)角色般的人物,包括一名住在东京的巧舌如簧的巴西人和一名荷兰籍农业工程师。按照安哥拉政府官员在法律文件中的声明以及接受《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采访时的说法,这个团伙打算设立一个350亿美元的投资基金当幌子,实际要向央行骗取基金管理费和现金。

这个团伙的成员曾在伦敦的多个豪华场所、葡萄牙一处海滨度假区以及安哥拉首都罗安达开会,前总统多斯·桑托斯至少参加了一次会议。循着资金流动线索,调查人员挖出了几家跨国银行、空壳公司以及一家在网站上自称以“资产自由化”为使命的日本公司。

Source: 安哥拉央行5亿美元被骗资金如何失而复得? – 华尔街日报

降准可以置换MLF,但货币拯救不了信用

文章写得不错,这次降准的时机和目标和以往的都不同,效果也完全不一样。

在银行间市场流动性相对宽裕的情况下降准,我们认为效果可能并不大。当前的问题早就不是货币的问题,而是信用的问题。而信用,往往是不可逆的,由于资金链断裂破产后,是无法起死回生的。这个道理希望货币当局能懂。

Source: 降准可以置换MLF,但货币拯救不了信用-赵建-财新博客-新世纪的常识传播者-财新网

彭斯副总统有关美国政府中国政策讲话全文翻译

几乎是宣战了啊。

这只是中国试图在世界各地推动其战略利益的几种方式而已。然而,前几届政府忽视了中国的行动。在很多情况下,他们还助长了他们。但是,这样的日子结束了。

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美利坚合众国一直在以重新焕发的美国实力来捍卫我们的利益。

我们正在使世界历史上最强大的军队更为强大。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总统签署法律,让我们的国防经费有了罗纳德·里根时代以来最大的增长,拨款7160亿美元,以加强美军在各个领域的实力。我们正在把我们的核武库现代化。我们正在部署和开发新的先进战斗机和轰炸机。我们正在建造新一代航空母舰和战舰。我们对我们武装部队的投资是前所未有的。这包括启动建立美国太空军的进程,以确保我们在太空的主宰地位能够持续下去。我们已经采取行动,授权加强在网络世界的能力,打造针对我们对手的威慑力量。

在特朗普总统的指示下,我们还在落实针对2500亿美元中国产品的关税,最高额的关税特别对准了北京试图抢占和控制的先进产业。总统也明确表示,我们还将征收更多的关税,有可能大幅增加这笔数额,可能会翻一番还多,除非达成公平与对等的协议。

Source: 彭斯副总统有关美国政府中国政策讲话全文翻译

The Big Hack: How China Used a Tiny Chip to Infiltrate U.S. Companies

简直就是战争行为啊。

As the agents monitored interactions among Chinese officials, motherboard manufacturers, and middlemen, they glimpsed how the seeding process worked. In some cases, plant managers were approached by people who claimed to represent Supermicro or who held positions suggesting a connection to the government. The middlemen would request changes to the motherboards’ original designs, initially offering bribes in conjunction with their unusual requests. If that didn’t work, they threatened factory managers with inspections that could shut down their plants. Once arrangements were in place, the middlemen would organize delivery of the chips to the factories.

Source: The Big Hack: How China Used a Tiny Chip to Infiltrate U.S. Companies – Bloombe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