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17

To the unborn child

Monday, February 13th, 2017

孩子,我还没有给你名字,我也不确定你的性别。
你还没有见过太阳的光芒和闻到绿草的芬芳,而且你永远也不会体验到了。 

我不知道在众多神明之中有没有一个属于你的神明。如果有,请告诉祂,这个罪是我犯下的。
我跟你妈说如果有了你就生出来。
但我食言了。

你妈提了几个关于未来生活的问题让我回答,越回答我越感觉未来的生活之艰辛, 所以我食言了。
虽然我跟你妈说我尊重她的决定,自私的把责任推给她。
但是我知道,这个决定是我一个人做的。
你妈和你爷爷奶奶都太爱我以至于不会反对我的决定。

孩子,我自私的决定了你黯淡的命运,是为了保持我自己目前的生活状态:我(自以为)处于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 
在不久前刚过去的农历新年中,我和很多同学做了交流。深深的认识到社会目前已经分层的现状。
分层意味着,各个收入水平的家庭,即使辛苦一辈子也大概只能保持现有的状态。
想要鲤鱼跃龙门,一夜暴富,已经非常不可能了。
我好不容易,辛辛苦苦,才奋斗到今天的收入。
孩子,你的诞生可能打破这一切。或者也许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然,你的诞生也会使你哥哥无法获得原有份量的关爱。不,我知道这只是给自己解脱的借口。

在作出这个决定的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现在仍然清楚记得的只有我在梦中告诉自己,一定要告诉你妈妈,你是一个男孩。 
以及模模糊糊的在梦里抱着你的温度。 

然而,因为上述的原因,这一切都变成了一团虚幻。
也许,在某一个平行宇宙,你会快乐的生活下去。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你不必原谅我。
我将背负此罪恶继续前行。

爱你(没有胜过爱自己)的,父亲 

Homebridge

Tuesday, February 7th, 2017

iOS 10推出HomeKit已经有段时间了,但是支持HomeKit的配件比较少也比较贵,比如说飞利浦的Hue,价格就比相同功能的YeeLight贵上好几倍,但是后者目前只支持小米的米家。
直到我听说了Homebridge这个项目。

听说作者是逆向了Apple的HomeKit之后,用开源实现了对应的协议。但是这个我们并不关心,我们关心的是怎样设置。

对于一个普通用户来说,买一个RaspberryPi作为控制器可能是最简单的选择,可以参考以下文章设置:借助树莓派与 HomeBridge ,将 YeeLight 彩光灯接入 Apple HomeKit
但是,如果你跟我一样有群辉的话,可以直接用现成的Docker,参考这篇文章:群晖DSM docker运行homebridge简单说明
然而,如果你跟我一样用的是DSM 5,在Docker里面找不到网络设置,那就得参考这篇文章,以命令行启动这个Docker:Run Homebridge on a Synology

除了Yeelight,Homebridge现在还支持小米网关,及其配套设备,包括ZigBee版的智能插座,但是小米网关的设置比Yeelight要复杂一些,可以参考这篇文章:小米网关接入Homekit完整教程,声控家中设备! 

提醒一点,Yeelight在这种模式下其实是接受网络广播的控制,所以配置中的username不需要与设备MAC一致,另一方面,设备的安全性也较差。
同样,因为是网络广播控制,Homebridge运行后可能需要一个小时才发现网络中的Yeelight设备,请比我更多一些耐心。

好了,现在你可以用“嘿Siri,晚安!”来关灯了。 

关于永生

Friday, February 3rd, 2017

突然有一个很有趣的想法。

目前的机器学习(例如DeepMind)其实是造了一个黑盒子,对输入信号有特定的输出结果,关于其中的决策过程,其实人们了解的并不多,即并不能还原每一次输出的复杂的决策过程。

人脑其实也是个黑盒子。这一点都不奇怪,DeepMind就是按照人脑工作原理设计出来的。

那比如,我们现在有一个缸中大脑,然后有一个AI完整模拟它的决策,这个AI是不是成为了这个大脑的数码复制品。

换句话说,AI理论上是可以复制人脑思维的。之所以没有成功,除了计算能力,当然还有复制的精确程度的问题。

我知道肯定有人会说人脑有多少神经元,多少凸触连接,也许人的一辈子时间都不够复制。然而,考虑到围棋存在更多种可能性也被简化为现有的AI都能处理的问题,我觉得也许我这个想法并不是痴人说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