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15

过去中国的IT从业者还有点信仰

Saturday, September 19th, 2015

William fichtner dark knight

 
昨天跟一个朋友说支付宝的好友加上去之后,默认的欢迎消息跟微信的一模一样,那个朋友说支付宝的PM对此的回复估计是“爱用用,不用滚,不爽有本事用微信”。
没两天就爆出了XCodeGhost,即使iPhone这样封闭的生态系统都被在编译器做了手脚,那么多IT公司,甚至是金融类的公司,用着不知道哪里下载的XCode,无视编译程序启动时的警告,把病毒带到了用户手上。
网易的公告和阿里的思路如出一辙:
网易云音乐公告
如果一个事故公告没有指出哪个环节的错误导致事故和未来如何避免类似事情再次发生,我觉得这就不能算是一个道歉,而且也没有一个歉字,“爱用用,不用滚”。
目前一直跟踪此事的Blog http://researchcenter.paloaltonetworks.com/2015/09/malware-xcodeghost-infects-39-ios-apps-including-wechat-affecting-hundreds-of-millions-of-users/ 文末有已经确认中招的App清单。

多个危机给习近平的能力第一次抹上了污点

Saturday, September 5th, 2015

译自 wsj.com 原文作者 JEREMY 和 LINGLING WEI

830, 2015 7:33 p.m. 美国东部时间

北京——上个月,在习近平登机前往俄罗斯的一个峰会之前不久,他的办公室发布了一个行政命令:中国的股票必须涨起来。

由国家支持的大量股票买入保证了七月中旬股市的回升,使习可以在峰会上以发展中国家领导人的身份展现中国的经济力量。但是,近几周来,股票价格再次暴跌,甚至带动了全球的股市并引发了对习管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能力的国际信任危机。

习会在周四的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日的阅兵仪式上展现出他的力量,参加这个阅兵的有战斗机、弹道导弹和一万两千名士兵——中国从未如此高调的纪念这一天。三周后,他将对华盛顿进行国事访问,传递出中美平起平坐的含义。

但正当他筹划这些力量展示的时候,政府内部人士和分析家却指出习——尽管依然很收公众欢迎——看起来却比他2012年执政以来的任何时候更加脆弱。

他对股市崩盘,人民币突然贬值,经济衰退和有毒化学品仓库的剧烈爆炸事件的糟糕处理,破坏了他比前任更大胆而有能力的领导人形象。

尤其是这些财经问题,给了政府内部人士用于指责习充分的理由:他集各种权力于自身,过于关注政治目标和国际事务,却牺牲了经济发展。习大权在握,没人怀疑这一点,一位党内高级官员说。不利的一面是,每个人都似乎等待他作出决定后才开始采取任何行动。
自从2012年掌权并且提出用中国梦来复兴国家以来,习通过牢牢控制军队和针对高层官员的反腐运动把自己塑造为几十年来最强力的领导人。

NewImage

但习加强共产党国内力量和创造以中国而不是美国为中心的新地缘政治秩序的目标被过去一个月的执政核心内部的分裂给破坏了。

关于中国经济衰退的担心成为了他美国访问一长串争议的首要问题,此外还有中国被指控发起互联网攻击和南海填海筑岛的问题。 

苏珊·赖斯,美国国家安全顾问,上周带助手在北京和习讨论了经济问题。白宫说她与习和其他中国领导人见面,强调对很多问题需要面对不同意见,包括中国的汇率。习告诉赖斯中美应当有效的处理双方的敏感问题,但没有公开提到中国的经济或资本市场。

这个夏天,习避免在公众场合发表对股市震荡的观点。很多中国官员和投资者责备总理李克强,党内二号人物,没有成功干预市场。

但是,一些政府内部人士透露,习将一些日常事务的决策——包括管理经济,传统上是总理的职责——交给了由他领导的党内委员会,也是危机的原因之一。

李总理在市场暴跌之后发挥了其有限的权力。熟悉内情的人说,在六月四日周六一个紧急召开的会议上,李要求金融监管当局采取措施支持股价。

唯一一个立刻响应的机构是证监会,它发布公告表示央行会为证金提供无限额的资金用以买入股票。熟悉内情的人说,直到两个大跌之后,在习的命令下,央行在下周三才公开确认它对证金的支持。

习在出发去俄罗斯前,即七月八日通过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行政指令。根据内部人说,指令要求股市必须变红。中国的股票是上涨为红色,喜庆的颜色。

根据中国官员的说法,习在会见其他金砖国家(巴西、俄罗斯、印度和南非)的领导人前,希望稳定市场。

中国政府的发言人没有对此作出评论。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中国经济研究专家 Barry Naughton 说:我认为对习近平的政治信誉的伤害是巨大的。” 

中国体制内有很多真正的改革家,但是有部分人开始怀疑习是不是有一个清楚明白的,保持政策连贯性的经济团队

根据政府内部人士透露,习的经济政策团队正在重新思考战略,放弃依赖股票市场来解决国企债务问题。上周,官媒兜售了由习提出的摆脱产能过剩的钢铁等行业,转型高端制造的理论。

习的支持者们担心习的困难加强了既得利益群体的势力,包括国企官员和想要控制住自己一亩三分地的退休领导。

习的支持者们认为习过去通过反腐败和将决策权从庞大的政府机构中抽出,动摇了他对手的势力。根据官媒,上周中国监管当局发起了数个操纵股价的调查,处罚了197个对股市或其他最近大事造谣的个人。

然而,习在十月的中央委员会上若想推行新的五年经济计划,仍需获得广泛的支持。他还需帮助来确保盟友在2017年的换届中可以上位。

新加坡国立大学研究中国政治的专家 Huang Jing 说:习近平给人的印象是他很强大,但实际上他面临非常猛烈而持续的阻力。目前的领导层在经济衰退的问题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甚至早在夏天之前,习的反腐运动也面临过阻碍,党内有人说这个运动瘫痪了政府,使政治精英产生间隙。

主要党报这个月的一个评论文章警告某个退休领导在干预决策。另一个评论提到经济改革不能想象的阻力。

即使股市在周四和周五由疑似政府的买单拉升,沪深已经连续三个月线下跌。

它对习形象的影响表现在社会媒体对阅兵的嘲弄中。一个在网上广泛传播的漫画,显示憔悴的股票投资者组成了一个方队。

熊在吼!牛在逃!改编自非常著名的抗日战歌。这个夏天的记忆只有猛烈的雨,巨大的亏损和猛烈的爆炸。

这次阅兵也会显示出习对周边领土争议的过于自信如何使得美国和其盟友感到反感。没有西方主要国家领导人或部队参与了此次活动。

从中亚和非洲来的很多政要寄希望受益于习的 一带一路计划。

但是,这些计划取决于中国是否能够为外国政府和中国的建设公司提供低成本的资金。

诺丁汉大学的中国政策研究中心的 Steve Tsang 说:这些外国政要,在鼓掌和装作有礼貌之余,都在试图了解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们希望知道这是否可以持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