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14

屁民的权利

Sunday, January 12th, 2014

汤唯被诈骗了21万,有人说她傻,有人说她纯。
就我个人从一些讲演艺圈的影视作品中得到的印象,好像很多名人即使日常的生活也需要依赖经纪人或是秘书的帮助才能正常进行的。也许那个时候经纪人正好不在场,才弄出了这么一个新闻。

我不会说这个是一个好事,但是社会各界对这个事情的关心,如果可以让警察、电信服务提供商和银行坐下来彻底解决这些诈骗行为,那至少还有有益的一面。
毕竟张艺谋的超生事件,已经引起了社会对于生育权、老龄化和社会抚养费的大讨论。有专家跳出来说生育是基本人权,有人开始担心中国社会未来20年的年龄结构,有人开始要求政府公开社会抚养费的去向。
虽然有些晚,但是朝着正确的方向。

今年年中,我一个朋友结束他在新加坡五年留学生涯,回国任教。结果差点被诈骗到说他信用卡欠费,幸好后来及时拆穿,事情的经过可以看这篇他的自述
当时我以一个屁民的身份告诉他,信用卡欠费算什么,你还没遇到房东去北京旅游、邮寄违禁物品、电话欠费、法院传票、不告诉你他叫什么的老朋友、儿子嫖妓被抓、亲戚被车撞到住院,更不用说各种节目中奖了。

屁民被骗,总是被斥责为不够警觉。但是细想一下,事情又并非如此。
我在美国半年,美国的那个号码上没收到过诈骗短信。
是美国人民太警觉了骗不到?不是的,美国人民如果收到这种短信肯定傻乎乎的就信了。
因为执法机关和电信服务提供商、社会其他机构合作,以及健全的社会信用体系,使得诈骗的风险远远高于其收益。
这才是政府应该干的活!

前不久我女朋友iPhone在地铁上被盗,我们已经通过Find my iPhone定位到手机在金沙洲,报警之后警察以金沙洲归佛山南海分局管辖为理由不予受理。后来好说歹说才给开了一个受理回执,我女朋友拿着这个回执又去地铁查看监控,最后还是没有找到。
那个时候我责怪她在地铁上没有把包拉链拉好,怪她不警觉。现在想想,真正错的是小偷,不作为的是警察。
另一个朋友也是最近丢了iPhone,由于手机已经被关机无法定位,他只能去淘宝买查询ICCID的服务,期望能够查到新主人的手机号码。 
偷手机,必须有一个系统的链条才能出手。偷了之后很多都是翻新以后配齐配件当新的销售, ,如果是iPhone有激活锁,则还需要在客服换机或者换主板。这样的链条为什么可以存在?
犯罪分子大摇大摆,潜在受害人却得小心翼翼。
请问这是一个强盗国家吗?

联想到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菲利普船长》,为什么美国愿意调一个航母编队去营救一个普通船长。因为那个船长是美国人,因为美国认为正义很重要。

在中国变成那样一个国家之前,你要么努力往上爬摆脱屁民的身份,要么努力移民。

也谈微信公众帐号

Saturday, January 11th, 2014

我不喜欢微信公众帐号,不管它是不是一种历史的倒退
但我父母喜欢得要死,每天都特地从里面转一些心灵鸡汤发给我看。
顺便说,除了这些心灵鸡汤,他们并不用微信给我发哪怕一条消息。

IMG_2689

嗯,就是上图这种情况。

我觉得一个人的可获得信息量是分几个阶段的:

  1. 信息量极少。因为信息拥有量极少,不知道自己无知,因此心里很安逸。
  2. 信息量较少。在从极少的信息量突然升级到一些新的信息触手可得的时候,会突然发现自己的无知,无知引发了恐慌,因此不管真假大量的主动获取信息。我父母那一代人,在面对微信公众帐号的时候,也许就是这个阶段,像一个饥饿的人囫囵吞枣。
  3. 信息量较多。经过一段时间的囫囵吞枣以后,终于发现自己不可能处理所有可以获得的信息,也发现了有些信息是谣言,或者没有价值。到了这个阶段,才会真正的去考虑真实性以及重要性的问题。
  4. 信息量非常多。人脑无法处理这么多信息,但是Google等公司在做这些事情,通俗的说这个就是大数据阶段。

父母这代人,从信息全靠报纸和街头巷尾的谣言的时代,到可以主动看门户网站,订阅微信公众号,我觉得不是一种倒退。当然,我说的这个倒退的主体,和Stanley Xu说的,也许并不一样。

而我外婆,到现在仍然坚持着每天看七点半天气预报的习惯,部分原因是她并不识字。另一方面,全家人吃完晚饭,一起看看电视,对老人是一种精神寄托,在这个时代也可以说是一种奢侈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