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13

从阿桑奇说开来

Sunday, July 28th, 2013

今天看了关于维基解密的纪录片 We Steal Secrets
也许有人会说这部纪录片是美国政府拍来诋毁自由言论的:因为显然片中几个受访人(包括导演)表达了对阿桑奇的不满意。他们倒不是对维基解密不满,但有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两个事物并不能分得清清楚楚,起码对阿桑奇本人来说如此。

阿桑奇是一个活在数字时代的人。他有固定的网站固定的Email,却没有一个地方可以称作家。他在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人一共有四个孩子,但这些孩子可能不知道他们有这个父亲。
我相信,如果有技术可以把人的意识从肉体中分离出来,放到互联网上任其漂泊,阿桑奇一定会愿意尝试,只要他还可以享受得到性爱的快乐。 

我丝毫不怀疑阿桑奇为人类言论自由事业作出的贡献,但是这个景仰并不能让我停止质疑他性行为不检,也不能阻止我去评估他身上到底有多少光环理应属于别人。

不能因为你功勋卓著,就说你的犯罪不是犯罪。 的确,瑞典发布通缉令的时间和维基解密放出绝密资料的时间不谋而合。你可以200%猜测瑞典政府在通缉令背后有政治动机,但你不能100%确认这一点。时间上的先后不能成为逻辑因果关系。
而且,阿桑奇一直躲在英国,按说比瑞典要更亲美一些。他可不是一直躲在伦敦的大使馆,CIA要动手他早就在美国了。

而曼宁,这个真正做了最关键工作,甚至牺牲掉自己自由的上等兵,却在监狱中受到不公正待遇,等着迟到了三年的判决。

当我说维基解密和阿桑奇不是太分得开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阿桑奇在寻求捐赠以应对瑞典诉讼的时候说,捐赠是为了支持言论自由的伟大事业。你再仔细想一想,其实只是给阿桑奇那个不听话的小弟弟套上安全套。
但是仍然有人游行示威,举着保护言论自由的旗织要求释放阿桑奇,甚至对受害者及其亲人造成二次伤害。

其实我根本不关心发生在英国的事情。
我要说的是,中国的阿桑奇也很多。 
我就不点名某个因报道钉子户而成名的著名网友,和一大批后来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