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11

对Kindle抓包后的几点笔记

Tuesday, December 27th, 2011

由于我的Kindle推送几天都不能正常使用,决定抓包看看是什么原因。第一嫌疑犯就是GFW。
抓包的结果很有趣。

  • kindle会定期解析一个域名dogvgb9ujhybx.cloudfront.net,但是从来没有访问这个域名,我猜测这个是用来测试网络是否正常的。
  • 它会定期发送一个相同的UDP包裹给107.22.160.76或107.22.160.70,因为没有DNS Lookup记录所以不知道究竟是谁的服务。但IP本身是属于Amazon AWS的。没有返回的包,我也不知道这个是不是越狱带来的。
  • kindle检查是否有推送的文档是通过todo-g7g.amazon.com,这个域名的IP有很多个,所以我把这个域名用Dnsmasq固定到一个IP以后把这个IP加入VPN的路由表,于是推送就正常了。固定IP有个坏处,以后这个固定的IP万一不能用了又会碰上无法推送的问题,虽然更新一下就能用但很容易忘记自己一开始指定过。
  • 下载书是通过cde-g7g.amazon.com服务器完成,有相当多的TCP Dup ACK和 Out-Of-Order错误,但好歹能下载完成。
  • kindle会在没有上下文的情况下向72.21.194.2 72.21.214.149 72.21.210.247发送TCP RST包。

霍炬离开Twitter事件

Sunday, December 11th, 2011

不看@arthur369 的推我还真不知道这次争论的起因是AppStore的色情问题。因为我两个人都没fo,所以看到一堆围观群众基本都是在打哈哈。
Twitter不是一个适合讨论严肃问题的地方。这个结论已经被历史一次又一次的证实。无数讨论在Twitter上被参与者和围观者误解扭曲、偏离话题。即使真的讨论出一个结果吧,在Twitter这样的快餐文化中也几乎留不下任何印记。那么讨论的目的又何在?

花落去我见过一面,去年去上海的时候bao3带我认识的,他当时做胶州路大火头七的新闻稿,希望从我们这儿了解一些现场的情况。我只能就这一面之缘说说我印象中的花落去,如果你认识他比我更深欢迎指正。
他不是我乐意去接触的那种人,做事目的性很强,说严重点就是所有东西都可以是达成目标的工具。但我觉得他也不是wangpei所说的那种一般人用椅子轮他用消防斧的那种疯子。要说他这种人在社会上很常见,虽然在Twitter上不一定,不过我Twitter只fo了不到100个人所以可能形成这种偏见。

后来Doriscafe发文解释QQ群的事情。当时我只评论了四个字:“腐女误国”。其实我还想说花落去建这个群绝对不仅仅是给这群腐女每天八卦脑补用的,至于说究竟是什么目的,我也没证据只能猜。
花落去在那天也许是没说“我发这推你们给我打哈哈”,但一个自称道歉的人不仅在称呼上没有正式感,也没有劝阻一群腐女脑补,我个人认为他根本就没有诚意道歉。

离开Twitter很多方面是个好事。我记得我曾说过“不上Twitter的人是有福的”。虽然一方面是调侃中央的宣传政策,另一方面却也真是说Twitter过于浮躁。

霍炬?我没有见过。我以前只知道他每日定推北风挺傻逼的,结果他自己最后都坚持不下去了。
所以虽然他老婆说按他性格以后真不会回Twitter了,我也不信。
就算真的不回,两边也没什么损失。
说不定我也慢慢的就不上Twitter了呢。

Twitter就是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