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11

习惯

Sunday, July 10th, 2011

很多人都说恶习难改,我觉得不一定如此。
其实我上一篇文章《放下》说的是差不多的东西。
不同的选择,不同的坚持会导致不同的人生。
当你觉得人生一眼就可以看到尽头的时候,改变一下自己的选择,说不定就会有多彩的生活。

不过上篇文章用的例子不太好,容易把人引到道德批判上面去。
其实我早就表达过“道德批判根本没有意义”这种观点。
但是仍然导致某正太被不明真相的bt叔叔攻击抬杠。想找乐子的可以顺着这推往回爬。

为了弥补上面的过失,我再举一个例子来说明。
我从Firefox 1.5时代就开始使用它了,一直升级到5.0,有时用稳定版,有时用beta版,更多时候用的是nightly版。但不论怎样,我一直都是用的一个Profile,虽然电脑已经换过两台,系统重装过了好几遍,插件在几年的升级过程中失效了一茬又一茬,但每次重装前我都小心的备份了Profile,然后在新的机器上恢复。所以,我一直用不习惯Chrome,它没有记住我各种网站的密码,没有各种网站的Cookies,没有一个真正好用的下载管理器,没有一个强大的referrer管理器,敲两个字母出来的不是我想要的书签,缺乏很多Firefox上的功能。
但是不久前,SSD的一次故障让我丢失了所有的系统文件,当然,也包括了Firefox Profile。虽然有Firefox Sync能同步回所有的书签密码等,但插件是找不回来的。突然我就觉得,一个没了插件的Firefox还不如Chrome好用呢,于是Chrome就变成了我的首选浏览器。

所以习惯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某些事情,虽然你没有注意到,却在阴影里慢慢发酵。
某一天突然间你就发现它变了,原来坚持的东西都被狠狠的敲碎了。
而且你会微笑着接受这样的变化。

The World Has Changed.

放下

Tuesday, July 5th, 2011

秀秀说她在西藏,看见藏人朝拜,想清楚了一件事情。
藏人在朝拜的时候都会把身上的包袱放下,这样才会安心朝拜。
而游客,必然脖子上挂着相机,口袋里有大量现金、信用卡,不能安心朝拜。

我有两个朋友,等一下肯定很多人能猜到是谁,不过那个不是我要说的东西。
一个朋友,年轻有才的大叔,在移动应用领域混迹多年,跨越数个平台。但是处女座,典型的处女座,什么事情都特纠结,心理洁癖。看不惯一切不完美的事物,看不惯人们不排队等公交。县长前几批签名人,和高耀洁老太太有私交。你说这人牛吧,国内几个互联网大公司他还嫌脏,不去。但情绪低落,总觉得移民无望。
另一个朋友,年轻有为的正太,大学干过学生会,在被前一个朋友鄙视的某国内知名互联网资讯网站兼职,毕业时因为弄过前领导人回忆录喝过茶,毕业后也是风光无限,先是跟着专业去了国内著名光通信设备提供商就职,一年后果断跳入国内一著名互联网企业。从武汉到吉隆坡到深圳到成都,最近还准备入驻北京。我问过他,那个资讯站屡屡被批评不尊重版权,你怎么看。他说,在中国,这事只能这么办,我们毕竟还传播了很多重要的新闻。那个提出微创新屡屡抄袭的互联网企业呢?要保留人才,只能这么干。

我要说什么?
如果,我说如果,第一位大叔能够减少他一点点洁癖,去实力更强一些的大公司,是不是现在也该在跨国公司,说不定就在海外呢?
这位大叔肯定嗤之以鼻,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胡说。
我确实对于这位大叔的成长历程的细节不甚了解。
但我相信这位大叔的洁癖至少让他拒绝了很多选择。
他也许可以有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

我要说的也不是这位大叔的人生。
好几天我在花城广场跑步就想着这个事情。
你真跑起来就知道阿甘为什么要跑步了。
你要是一件事情想不通吧,放下手头的工作,关闭你的电脑,出去跑一跑。
当你双腿只承担你自己的重量,并且目标只是前进的时候,你的脑子可能会变得格外空旷。
时间管理的一个核心思想是专注目前的工作,不要为待完成的任务担忧。
当你背负着太多东西的时候,你根本没有力气走远。

有位朋友说去西藏的有三种人:失业,失恋,失心疯。
我有点怀疑我全占上了。

尋人啟事

Friday, July 1st, 2011

五年前,外婆準備動手術前給我講了這樣一段往事,她說她唯一未了的事情就是這個。因為當年手術很順利,雖然我一直都提醒自己要幫外婆在她有生之年完成這個心願,但一直都沒有靜下心來把這段往事寫出來。如今外婆又住進了醫院並且連續幾日發熱不退,我擔心這也許是最後的機會了。

1951年左右的武漢,外婆和外公在去蔡甸楊嶺村的路上。路上有一個人,穿著國軍的軍裝,似乎是走不動了。外婆給了點食物他,又看他穿著國軍的軍服不方便,就叫外公脫下外衣給他穿上。為了掩人耳目,外婆還和他一起走了一段時間,裝成是兩口子。分開後外婆偷偷的找了個地方把那套國軍的衣服埋了。

外婆說那人後來聽說去了臺灣,可能還回來找過她一次,不過似乎是找錯了村子沒有找到外婆。

外婆平日好行善,我不知道她為什麼單放不下這件事情。

希望各位朋友幫忙傳播和尋找這位國軍軍人,謝謝了。
若有任何線索,可與我聯繫 qfuxiang@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