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11

没有未来的国家

Saturday, February 26th, 2011

你猜错了,我不是说中国,也不是说利比亚。
我说的是赤道几内亚。
前段时间一位朋友从那边回来,路过广州,和我说了很多故事。
于是我在这里转述出来。

朋友在中国某建筑公司任职,2008年毕业后不久就去了赤道几内亚,这是第一次回国。
赤道几内亚实际由奥比昂独裁统治已31年,军政要职均是其心腹或亲属担任。
1996年在其领海内发现大量石油,由于石油出口,该国GDP增长迅猛,甚至一度高于70%。

没有未来的国家,是我朋友对这个国家的评价。
该国没有全国性的电网,自来水的覆盖也极少。
该国所有的工业都是围绕石油展开的,没有其他的轻工业或重工业。
该国的生活用品几乎全部靠进口,烟酒最便宜,甚至比原产地法国都便宜,但可口可乐就很贵。
该国也没有大规模的农业,这里的人以前基本上是自给自足的农业生产,所以人们并不习惯于工业生产。我朋友说当地的工人很难管理,工作散漫,甚至一大早就能喝得醉醺醺的。“他们以前都只是随便种点东西,吃不饱跑到林子里去抓个野兔就行了。”而由于盲目的城镇化和工业化,森林面积已经大大减少。
该国没有大学,社会精英基本上都是留学归来。总统秘书就从北京某大学毕业,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该国的道路被军队设置了很多关卡,军队借机向驾驶员索取过路费。对于闯关者军队可以直接射杀。但除此之外,据说该国的城市治安环境还不错。
该国卖石油的收入有一部分是援建项目,于是某些地方出现了大大超出需求的道路和桥梁。
该国总统曾向国民许诺10年后不需要工作的美好生活,但石油也许20年后就会枯竭,而卖石油的所得有一部分还进入了总统自己的口袋。

其实这个国家也有自己的文化,朋友说着,掏出手机播放一个歌曲,这个是当地电台里正在热播的一首歌,不比2010年世界杯那首《WAKAWAKA》差。

Google Pinyin和谁在同步?

Friday, February 18th, 2011


WTF?, originally uploaded by [BLT]FQX.

谁来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Google Dashboard显示最后更新时间和Google Pinyin的最后更新时间相差两年多,其间Google Pinyin都是和谁在同步?

从内容过滤到流量过滤

Thursday, February 17th, 2011

本文摘录自《金盾通信》2010年第二期。

Web 2.0的兴起,特别是微博的流行,为网络内容和服务提供商带来了新的挑战,本文介绍和推广某ICP过滤的新思路。

信息的意义在于传播,草根千千万,不是每个人都有相同的话语权。
一个访民的呐喊,只有在被转发千百次以后才会获得社会的关注。
对转发的情况进行监控,跳出简单内容过滤的圈子,国内已经有一家ICP在这个尝试中获得了成功。

转发监控大家应该不陌生,国内的移动和联通为治理垃圾短信采取的即是这种措施:同一条短信只能转发10次,再多就不能发送成功。
ICP当然不能简单限制转发次数,但是对转发情况给予监控,可以及时有效的发现社会热点,截断谣言源头。同时可以有效避免传统的内容过滤容易被插字、换字等方法绕开的弊端。

不论是ICP本身提供转发,还是用户自己创造的转发,使用简单的向量比较就可以将之归类,这点技术实力相信各大ICP都能自己完成。
而那些实力小一些的网站,也有主干网路由配以搜索爬虫监控。

同时希望各大ICP,对于用户加以分级。对那些经常踩线的用户,要格外关注,定期上报。

茉莉革命的成功在中国无法简单复制

Monday, February 14th, 2011

突尼斯和埃及的政局变革,是最近中文Twitter界的一个热点。
大部分人觉得欢欣鼓舞,中国变天指日可待。
但我很担心有多少人花几分钟去查过这两个国家的相关资料没有。
我自己承认,在为写这篇文章查维基百科之前,我并不知道突尼斯也处于北非,位于埃及西边,与埃及隔一个利比亚。

那么突尼斯和埃及有什么东西是中国没有的?
多党制和军队国家化。
这两点决定了在变革时期反对党派有能力接手政府,军队会维持国内和平。
中国没有这个条件。

所以我不得不在这里泼一点冷水。
寄希望于中国一日变天的梦想家,不如实实在在的去推动以下几个事情:

  1. 结社自由
  2. 言论自由(包括出版和网络等)
  3. 军队国家化

达成了这三条,剩下来的事情都只是顺水推舟了。

当中国人过年的时候世界在干什么

Tuesday, February 8th, 2011

二月二日

  1. 埃及:由于人们游行抗议独裁,互联网一度被政府切断,Google和Twitter联合开发了Speek2Tweet帮助埃及人民发声。(目前埃及网络已经恢复)
  2. 美国普降大雪,人们不得不从雪堆里挖出自己的车。

二月三日

  1. 约旦爆发游行要求新总理下台,也门总统同意不寻求连任。
  2. 穆巴拉克支持者与抗议群众发生冲突,多人受伤。穆巴拉克表示担心他下台后会导致社会动荡。
  3. 风暴袭击澳大利亚,但未造成死亡。
  4. Google Art Project上线,收藏了许多博物馆珍藏的艺术品。

二月四日

  1. 约旦发生两场示威游行。

二月五日

  1. 德州又降大雪。
  2. 梵蒂冈:教皇不允许捐献器官。
  3. 美加同意加强边境安全。
  4. 埃及一记者死于枪伤。
  5. 阿富汗两北约士兵死于炸弹袭击。
  6. NASA宣布航天飞机以后可能用于商业飞行。

二月七日

  1. 奥巴马表示支持埃及政治改革。

二月八日

  1. 南部苏丹以压倒多数通过独立公投,将成立新国家。

注:部分日期为新闻发布日期,与事件发生日期存在差异。

除夕

Wednesday, February 2nd, 2011

我不知道过年有什么好喜庆的?
春晚一如既往的侮辱观众智商。
我看到年轻的父母们为了明天的奶粉而操心。
把孩子带到一个需要人肉过关运奶粉的国度到底是什么意思?
嫌人生难度太低选了Hard吗?

继突尼斯之后,埃及的抗议活动越来越激烈。
我在CNN的画面上看到开罗,仿佛纪录片中22年前的北京。
我不知道经历过六四的上一辈人怎么能泰然处之。
我更不知道这一代的青年人如何能漠然。

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强行禁书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失去任何禁书的理由,因为再也没有人愿意读书;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剥夺我们信息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人们在汪洋如海的信息中日益变得被动和自私;奥威尔害怕的是真理被隐瞒,赫胥黎担心的是真理被淹没在无聊烦琐的世事中;奥威尔害怕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受制文化,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则游戏的庸俗文化……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而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
                                                                                                  —–《娱乐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