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07

新年展望

Monday, December 31st, 2007

本来有一篇长长的腹稿乱弹2008,在这远离热岛效应的乡村,我终究抵不过冬夜的寒流。而且,就算写了,也没法发。
2008年很重要。
因为是奥运年?狗屁!
因为我将在这年达到法定结婚年龄,从大学毕业,然后到另一个城市谋生。遇见全新的人,开始全新的生活。
本部落格将继续与你们同在…

中巴

Monday, December 31st, 2007

不记得上次坐中巴回老家是什么时候了,最近不是没回去,是因为总是坐舅舅的本田回去的。他开车贼快,一会儿就到了。
可惜元旦他加班,只好坐中巴回去,转两次车。车没开多快,所有的玻璃就开始振动起来。让我想起了一个好久不记得的字,手机字库里没有,电脑中也未必找得到,读音是teng4。

木子美评胡紫薇

Monday, December 31st, 2007

最近我的眼球一直受到胡紫薇事件的冲击。
各大新闻站点,个人Blog,论坛,到处都是关于她的新闻。
从张斌娶胡紫薇前如何风流,到胡紫薇如何因为纸包子事件受到处罚。
甚至是黄健翔如何狂妄,孙正平如何垃圾。

我想,这则新闻的火爆,反映出一部分中国人对CCTV还抱有幻想,另一部分则竭力撕下它的伪装。本年大事很多,可以娱乐的事件倒没几个,所以都抓住了这个最后的机会。
胡紫薇在台上扯到什么中国人的价值输出也是可笑之处。

回到题目上,木子美是怎么评价的呢?

我当然给很多女人戴过绿帽,但前提是他们的男人都硬了,射了,不是被强奸的,还有很多是他们主动的.
我觉得我们要敢于戴绿帽,也要敢于抵制绿帽.就是,每个女人都要有自己的表达,自己的做法.
我给人戴绿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反应.有的男人特别害怕被老婆知道,怕老婆发飚,同时也心有内疚,比如有的男人就跟我说:我知道我出不了轨了,因为一出轨我就会早泄.是谁帮他发现了这点,是我.还有的男人,是那种特别滑稽的,上了就上了,承认不承认另说,他却还把自己当作受害者,联合他家绿帽一起报复我.上的时候多主动啊,多亢奋啊,嘿,一曝光吧,带着老婆来扇我耳光.
但是我害怕吗,我不害怕.他老婆可以愤怒,可以觉得她老公都没错,都是我的错.她可以在几千人的集会上打我两记耳光.我一点都不恨她.我觉得她敢爱敢恨,有种.
所以,就算我上了张斌,我也支持胡紫薇!她一点都没做错!

关于这样一个貌似女权主义的评论,有一句话一针见血

木子美那一套,根本不是什么女权,就是怨妇心态。不但不是女权,恰恰是弱女子的幽怨,从来没抬起头来。只是故作姿态的虚张声势。

在这个问题上,我放弃输出我的价值观。

最近两部男人的电影

Sunday, December 30th, 2007

组织不可靠兄弟不可靠,又名《集结号》和《投名状》。
HUST包场,本人自然又混在其中,虽然便宜一些,电影票的钱还是有好好付的。

首先放的是组织不可靠。
大量镜头学习了《拯救大兵瑞恩》的技术,电影中小队作战的配合,手势都十分专业。但是我很怀疑内战时期共产党的兵会有这么系统的训练吗?即使现在,我怀疑也只有特种部队和突击部队才会详细的讲解近战技巧。
故事很有张力,但没有让我留下眼泪。
主角张涵予据说本是冯小刚手下一经典龙套:大腕里面那个搞IT的,天下无贼里面那个搞电脑画像的。这次终于混到了主角,可喜可贺。

后放的是兄弟不可靠。
这个后放注定了它的平庸。
经过前一部电影的狂轰滥炸,这部电影已经感觉不到血腥。
我甚至觉得金城武取得敌人首级示众的时候,那副奇怪的表情好像是准备亲上去。
有一半的时间我感觉很无聊,就像是听高数课,不好听,不听又不好。
李连杰很老,刘德华很成熟,金城武很帅。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徐静蕾不漂亮……
陈可辛的片子向来很艺术,可惜它不是《如果·爱》,我没发现它的看点在哪里。

如果您口袋里的钱只够买一张票,我推荐您去看组织不可靠。
如果您觉得“金城武满脸的血还是那么帅”,那么最好嫁给他。当然,这事我可做不了主,您得和他本人商量。

WordPress 2.3.2

Sunday, December 30th, 2007

http://wordpress.org/wordpress-2.3.2.zip
和2.3.1的改动请参考前文。

一年一事

Sunday, December 30th, 2007

这个标题让我想起了日语中的一期一会,它是指一生中才有一次的机会。
这次是接Patrick同志的邀请,分享一下2007年中最难忘的一件事。
也不是冲着那个disco ball,有那么一件事情,确实需要记录下来,却一直没有好好的静下心来写。
我要分享的是我在香港“走丢”的故事。

到香港的第一天下午,在新世界给母亲买了母亲节的礼物之后,一家三口站在新世界的门口,讨论着接下来到哪里去。
父母坚持要接着逛商业街,我对逛街却是全然没有兴趣,而且也没有力气跟着他们逛街了。
我心里又惦记着太空馆,想找一找planetarian(星之梦)的感觉。
父亲发现劝不动我,就放话说“那你一个人去吧”。这话也没什么不对,毕竟叫他们去看太空馆似乎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于是在我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掉头走了,留下一句话:5:40在太空馆门口等我,要是过了时间就让我自己去预订的宾馆。
当时,我身上有几千港币,证件齐全。但是没有手机。(动感地带不能港澳漫游,所以没带。)父亲的手机倒是可以用,但是他新换的号码我也不记得。于是这样一分开,我就是独自一人了。
太空馆的展出也没太大意思,全幕影院在6:00~7:00倒是有我要看的节目,可惜时间不巧。

我在5:30就从太空馆出来了,先是左右张望了一下,没见到他们,于是买了一个冰淇淋,坐在太空馆旁边花坛的边沿上,边吃边等。大概就是舒淇被扒掉上衣那个电话亭旁边,这事我后来才知道。
看着梳士巴利道上车来车往,我慢慢的舔着冰淇淋,心想这几千万人的香港,我认识的就只有两个,我能够去的也只有一个地方。渺小,无力,恐惧,平静,种种感觉涌上心头,使得刚到香港的兴奋感完全消失。在此之前,出了武汉市我就是跟着父母在一起,这样孤独无力的感觉真的还是第一次。
等着等着,他们一直没有出现,我又回到太空馆内部转了转,也没看到他们。一直等到了6:10,我心想他们不是已经去宾馆了吧?于是一边在内心感叹这父母真绝情,一边开始回忆在Google Earth上记住的宾馆位置。
从地铁站出来,走过几条马路,宾馆并不难找。在前台展示我的证件,付过房租后,就把我带到了房间,6:40左右。而他们,并不在宾馆。现在回去也是枉然,我只好边看电视边等。

快到8:00的时候,父母才敲开我的门,母亲则是一副又要哭又要骂我的表情跟我说他们有多么担心。
原来他们在太空馆的后门等着我,我却在前门。他们在6:30的时候打电话给宾馆,但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到达。于是他们琢磨着是不是我去看了6:00~7:00的全幕电影,等到电影放映完后发现我也不在才过来宾馆。

出门迷路,对很多人来说也许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在这次走丢之后,我六月去了长沙,八月去了北京,九月去了西安。虽说有时有人接,也有时有人陪,但我的心里再没有感到一丝那样的孤独无力。
我也能很有信心的说即使我真的迷路了,再不会感到束手无策。
因为我已经经历过,(也许别人早已经历过,可以嘲笑我。)我毕竟是成长了。

IMG_5852.JPG

金元的统治

Saturday, December 29th, 2007

我曾说过要对《天才的独裁》评论,现在履行诺言。
在刚看到《天才的独裁》一文的时候,我为一个老美对中国竟然有如此深刻的见解而折服。
但是惊讶之余,我感觉到其中有些东西不对。
花了这么久终于想通了错在哪里。
他完全没有考虑经济因素,没有考虑中国的关系人情。
经济和政治这样结合起来,就没有他写的那么纯粹了。

看看最近的新闻,有些是不被官方认可的新闻。
陕西省林业厅借关系造假虎向国家骗钱,被揭发后仍不认账。
华为规避新劳动法,总工会称其情况特殊。
南方周末迫于赞助商的压力从网上撤下《系统》一文,欲盖弥彰。
上海社保案,张荣坤贿赂黄菊秘书近千万元。
朗科贿赂案,涉案官员上万。美国罚了朗科,中国故意失声。

共产党绝不是哈佛校友联合会加上一支军队那么简单。
中国的官场也并不是精英的集中营。
如果说在改革开放以前,身居要职仅仅是权力和名声的话。改革开放以后,权力已经开始和金钱密不可分。
金钱渗入到权力系统中,左右了权力。权力也呼唤着金钱。
公平正义何在?

谁掌握了现在就掌握过去,谁掌握了过去就掌握未来。
这不是危言耸听。
现在他们又要控制网络独立媒体!

和谐社会?
他们是想和谐(censor)掉整个社会吧!

WordPress 2.3.2 RC1

Friday, December 28th, 2007

你可以在这里下载。

上次发布Beta 1后,很快被人发现全新安装的时候会出错,于是不久就发布了Beta 2,但是Beta 2在发帖的时候也会出错……
这次主要改动在安装时数据库出错的显示,以及对xmlrpc和app进行了安全上的加强。

正式版大概不久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