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07

故事两则

Tuesday, July 31st, 2007

两个关于股市的故事,很浅显,但是都揭示了股票的本质。
特别是中国现在的股票局势。

100元的钞票能卖多少钱?
有个老教授,决定做一个游戏,他拿出100元的钞票,交给他的课代表,让他组织同学们来一次拍卖,规定从0起步,大家可以每5元一个台阶加价,出最高价的人将得到这张100元的钞票(确定,是真钞)。不过,出次高价的人,尽管得不到钞票,但是却也必须按照他的报价来交钱。也就是说,最高价如果是x,那么,次高价者必须支付的金额是x-5,不许耍赖皮的。
游戏规则确定,我们现在来做两个判断:
第一,如果是你来参加竞拍游戏,你愿意出的最高价是多少?请注意,这个价格应该是你的一个理性报价,好比一个投资计划,一旦确定了,临场就不能修改,就应该去执行的。你可以先凭感觉报出一个价格,再仔细计算一下,报出另外一个价格。但不管怎么说,你最终确定的价格,将是选项一。
第二,你估计,拍卖的最终结果是什么?为什么?
股票与烧饼
假设一个市场,有两个人在卖烧饼,有且只有两个人,姑且称他们为烧饼甲、烧饼乙。
假设他们的烧饼价格没有物价局监管。
假设他们每个烧饼卖一元钱就可以保本(包括他们的劳动力价值)
假设他们的烧饼数量一样多。
——经济模型都这样,假设需要很多。
再假设他们生意很不好,一个买烧饼的人都没有。这样他们很无聊地站了半天。
甲说好无聊。
乙说好无聊。
看故事的你们说:好无聊。
这个时候的市场叫做很不活跃!
为了让大家不无聊,甲对乙说:要不我们玩个游戏?乙赞成。
于是,故事开始了……
甲花一元钱买乙一个烧饼,乙也花一元钱买甲一个烧饼,现金交付。
甲再花两元钱买乙一个烧饼,乙也花两元钱买甲一个烧饼,现金交付。
甲再花三元钱买乙一个烧饼,乙也花三元钱买甲一个烧饼,现金交付。
……

北高祭

Tuesday, July 31st, 2007

凉宫春日的激奏

五人版团舞,即使只为这样一个节目,团员们都是要去看激奏的啊!
平野绫照例在最后哭得一塌糊涂,真是容易感动的小姑娘。
有没有觉得平野绫很像太阳之歌中的女主角呢?真的很相似啊!

白石看来会成为新一代恶搞巨星……

PS:我已经确定了阿囧的入学时间为1999年。

又PS:刚刚在Flickr建立了SOS团,欢迎各位加入。

北美电影票房

Sunday, July 29th, 2007

据过期不可靠消息,天朝宣宣下诏:皇城假包子系假新闻,不许跟进。
PS:变形金刚、地震局与房产商、段义和、郑筱萸全部不得报道。


图片据说来自中国电视报

CSS优化

Sunday, July 29th, 2007

是否注意到,即使你在WordPress中打开了gzip压缩,CSS也不会被压缩,而是直接作为文本传送。虽然CSS本身是会被缓存,只在第一次影响速度。但是对于一个新读者很多的Blog,上K的CSS仍然不小。在我一个论坛的统计数据中,CSS消耗了最多的流量。

CSS优化有两种策略,简化CSS,使用gzip压缩。

  1. 简化CSS
    根据Bloggingpro的报告Icey’s CSS Compressor(需要代理)和CleanCSS可以有效的简化CSS,但是有一定的概率会使页面改变原貌。
    他们的原理基本上都是去除多余空格和换行,合并相同条目等,最后产生一个完全不适合人类阅读的CSS。
    压缩率大概在50%以下。
  2. 使用gzip压缩
    1. WP-CSS-Streamliner插件
      安装激活,它会自动检查CSS,将分散的CSS合并到一起,并且启用gzip压缩。
      但是它与All-In-One-SEO-Pack有已知的兼容性问题,作者称并不是自己的原因,但愿意以后把它解决掉。
    2. 把CSS变为php,使用php的gzip
      这个方法理论上来说不会有任何兼容问题,只需要稍稍改一下模板。
      把style.css改名为style.css.php,在模板的header.php中将原本指向style.css的链接改到style.css.php。
      并且在style.css.php最开始加上

      <?php if(extension_loaded(‘zlib’)){ob_start(‘ob_gzhandler’);} header(“Content-type: text/css”); ?>

      最后加上

      <?php if(extension_loaded(‘zlib’)){ob_end_flush();}?>

      复制的时候请检查是否和这里显示的一致。

马里奥的蘑菇

Friday, July 27th, 2007

陈良宇的新闻占据了今天各大报纸的头条。
但我有一点疑问,陈良宇贪污一案为什么这么久才移交司法机关。
换句话说,这个国家是法治还是党治。

也许人大代表或是什么代表有一定的司法豁免权,我并不清楚。
但是陈良宇被政治局和纪委双规了这么久,才转移司法机关,实在是可笑。
司法机关变成执行机构了吗?干脆直接交给警察叔叔枪毙算了。
全国人民都不会有意见的。

从司法界内部传过来的消息也是差不多。
一般的民事案件他们才有得管,刑事案件多是上面给指示,他们照着做,尤其是有重大社会影响的。
党员犯了事,党内处分一下子,有时竟连党外的处分都可以免。
问题再大一点,开除党籍也能节省不少年的有期徒刑。

在我脑海中,入党仿佛是马里奥吃了蘑菇,若不是失足掉到深渊里面,碰到一般的小刺,不过是变小一点而已。
后面还有蘑菇可以吃哪!

WordPress的微调

Thursday, July 26th, 2007

无聊的时候喜欢改改Blog,尤其喜欢换Banner。

如果是从2004年开始关注我的Blog(等等,没有这种人吧?),我Blogcn的Banner换过好多次。换Banner比换模板简单,而且我用Photoshop比Dreamweaver更熟练一些。
虽然一般也就是裁裁图,加点字,不过能够美观而应景,才是最重要的。
这次又换了Banner,自我感觉还不错。

再早一段时间做了一点SEO(搜索引擎优化),不过各位又不是Google,所以看不出来差别。
然后把永久链接改了一种模式,也顺手把所有的文章开始分类。(这个也顺手…?)
加了个插件把所有的外部链接加上了图标,看起来还是很有趣的。并不是只有一种图标哦,会根据链接不同而改变的。
Sidebar加入了twitter的状态。
CSS中把链接的几种颜色进行了调整,估计注意不到。
加入了一种新的存档模式,可以在顶部的archives页面观看。
评分系统完全汉化了过来,看起来比原来舒坦多了。
……
还有啥?

都开始感觉自己像一个絮絮叨叨的老头子了。
闲下来的时候就拾掇拾掇……

悼念张锐同学

Thursday, July 26th, 2007

张锐同学毕业的时候,我正好入学,在我要毕业的时候,他却已经选择了死亡。

关于华为,虽然专业不同,稍有耳闻。
早听说那边待遇不错,当然相应的压力就大。
累死员工的事情好像这几年有几例?
没想到刚去两个月的张锐就选择了上吊。

人们开始争论是华为的错还是张锐的错。
可能只有张锐的同事和父母才有发言权。

死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一时冲动想不开,就可以简简单单的寻死。
但死了之后,只会让周围的人过得更难受。
张锐年岁已高的双亲,又如何去偿还5万元的债务呢?
又能有什么能抚平他们的伤痛呢?

生活变得越来越难了啊……

暑假干嘛了?

Tuesday, July 24th, 2007

一次又一次被问到暑假干嘛了。
我怎么会知道!
写了一篇也许不够要求的产品分析报告(还没有投),看完了HP7。

然后呢?
这几天在家里买菜做饭洗碗……
结果是上了厨师学校么?
嘛,发现我烧菜比老爸还要好一点!

我真的应该开始一心一意准备托福了。

碎碎念一下,然后睡觉。

For meat
这群人抢肉可真够疯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