肠炎的碎碎念

又得肠炎了!
这次倒不是完全没有预兆。买了那碗凉面出来的时候,旁边的同学就跟我说,有人吃了拉肚子的。我说你怎么不早说呢?再说了,我前几天也吃过,好像没有什么严重的反应,因此就没有理会。结果早上四点被肚子疼醒了,发现宿舍竟然还有亮光,原来是市长还在看网络中心转播的电视。

拉吧拉吧,得了肠炎哪有不拉的道理……不过倒是比前年那次要好一些。
早上又得去校医院了,蹲在厕所里就在计划着行程。
于是早上一个人跑过去,挂号看病拿药,一看药,跟前年的一模一样。
不过自己一个人倒是不像前年那样不安了。
不要搞成年经就好……

想起了在香港的时候。
因为自己对planetarian(星之梦)的执念,一意要去香港太空馆看全幕,于是跟父母分开行动。
父亲当时很生气,说5:40在太空馆门口等我,过时不候。
可是在我准时出来的时候,却没有看到他们的人。
于是我去路边买了一个甜筒冰激淋,坐在花坛边等。结果我吃完了甜筒等到6:00他们也没有出现。
当时我还心想这是不是他们故意锻炼我的呢?因为我的手机不能在香港漫游,所以没有带过去,正巧又不记得父亲的新手机号码,于是干脆的站起来,拍拍屁股,去找已经预定好的宾馆。顺便一提,这次去香港,他们把钱放在我这里,要我付账。(当然他们自己还是有钱的。)所以我兜里还揣着几千块,也不愁没钱。
凭着自己对卫星图的印象,找到宾馆倒不是很难,然后付了押金Check in,就躺在床上看Discovery等他们过来。
结果?结果当然是他们来了啊,不过差点把他们两个吓死。

如果一个人的时候什么都做不了,以这样的状态是没法混入社会的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