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6

[学术]为何世上少有公花猫

Wednesday, November 29th, 2006

在第六卷《凉宫春日的动摇》中,阿虚随口提到:

公花猫世上少有,至于为何少有,回去问你的生物老师。

嗯,我不是生物老师,但是这个连阿虚都不屑于解答的问题竟然让我这个生物专业的大学生困惑了一段时间。
在遗传学老师几乎要从脑海深处跳出来打我的时候,脑袋终于灵光了。


嗯,为什么母花猫会比较常见呢?
这涉及到遗传学上的一个名词:巴氏小体(barr body)。

如果各位还不明白的话,我就用一些高中的生物知识来解释一下。
首先各位必须知道哺乳动物都是有两套染色体的,一套来自父亲,一套来自母亲。
还记不记得性别决定呢?
在哺乳动物中,XX决定该生物为雌性,XY为雄性。
那么问题来了,雌性比雄性多了一个X染色体,由此造成了一个“遗传平衡”的问题。
但是我并不想深入这个问题,反正简而言之,多出来的一个X染色体必须使其失去表达作用。
生物在这里就采取了一种方法:把一个X染色体浓缩起来。

关键在于这个被浓缩的X染色体是随机选择的。还记得上面说过两个X染色体来源不同吗?
因此,浓缩不同的X染色体就有可能导致不同的毛发颜色。
那么公花猫是怎么来的呢?
如果继续用这个理论解释,大概三味线的性染色体异常,是XXY型。
这种基因型在表观上是雄性,但是仍然会有一个X染色体浓缩。
但是这种基因型出现的概率是很小的……所以世上少有公花猫吧。

各位注意没有一个问题呢?
男性也比女性多一个Y染色体啊,为什么没有遗传平衡的问题?
那是因为,Y染色体实在太小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该写点什么了

Sunday, November 26th, 2006

上个星期一下子爆发,写了不少文章,这个星期却一直都没有动静。
并不是没有发生事情,相反地,不如说事情很多。

这个星期一个比较大的事情就是分子秀。
一边骂着分子老师脑袋锈住了一遍准备着表演的话剧,没有想到其他的同学都是那么热心的在准备。到最后我的这个倒显得很寒酸了。
难道是和“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类似的道理?既然大家做不了几年同学了,那么索性好好玩一玩?
我不愿以这样的小肚鸡肠来揣度我的同学们,不过我确实被那些多才多艺的表演所震惊。

话说,这次的“表演费”还真是不菲。
100元/组把去年的微生物20元/组比得无比寒酸。

其实这个星期还在忙另外一件事,并且终于在今天结束——凉宫春日的八卷小说终于被我全部看完了。
现在眼前似乎还能晃着超级自信的凉宫、面无表情的长门、战战兢兢的朝比奈和戴着一幅人畜无害般笑容的古泉。
多亏凉宫同学,我的心情也莫名其妙的变得快乐起来。
首先申明,不是因为可爱的朝比奈的缘故。;-P

有天看见一篇文章,用了一个故事来说明这样一个道理:不要让自己的情绪受到别人左右。
不要因为有个美女早上跟你打个招呼就高兴一天,而第二天她睬都不睬你就愤世嫉俗。
又不是两三岁的孩子,还等人夸?

最像路人的主角和最像主角的路人

Sunday, November 19th, 2006

从开始玩最终幻想12到现在通关,整整有8个月了。
期间除了电脑坏掉那一段时间玩的比较多以外,就没有怎么动。
竟然一拖,就拖到了美版发售之后。
也许还会玩一遍美版吧?     

如标题所言,本作的男主角实在是太过边缘,本来只是一个市井小民的梵,只是一不小心被卷入到这场政治阴谋中,而他本人也没有任何过人之处。换句话说,从路边随便拉一个路人,也可以顶替这个男主角。
相反的,配角巴尔弗雷,在一开始就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故事主角的男子,不论从身份还是能力来说,都比较像主角的样子。剧情的最后,巴尔弗雷在坠落的巴哈姆特也是这么回答女主角艾雪的:我是主角,主角是不会死的。
更不要提在剧情的最后艾雪撕心裂肺的叫着巴尔弗雷的名字了。
我要是男主角梵,早一头撞死了。可惜即使这样的一个男主角都没有我的份。

这就是最终幻想12,没有小人物改变世界的惊奇,只有政治家的狡猾,帝国之间的征战,和小人物面对这些的无力感。
这才是真实的生活,不是吗?
少了几分幻想的味道,却再现了生活的真实。
没有了坂口博信的最终幻想就是这样子的。
它也许不再是最终幻想,但是仍然很优秀。

Kiss me goodbye, Love is memory.

市长的电话

Friday, November 17th, 2006

在星期一的晚上,市长就收到了一条生日祝福短信,来自哈尔滨那个前任女友,那个市长念念不忘的人。附带着一句:想你了。
可惜那条短信的时间有点问题。市长还有几天才过生日。
因此市长把她训了一顿,当然末尾没有忘了加上“我也想你”。

故事当然不会这样结束。
昨天,市长又接到了她的电话,可惜她话费不多,不久就改为市长打过去,这一聊就是三个小时。
期间我去食堂吃饭,市长也慢吞吞的跟了过去。可是我快吃完的时候他才一手端着餐盘,一手握着电话过来了。
我吃完饭抹抹嘴,把他肩膀一拍,示意我要走了。
没想到他竟然也起身跟我一起走了。
他那碗饭几乎动都没有动的啊!
他们的电话打到市长的手机只剩8分钱才停止。
于是下午的市长变得很憔悴……饿的。

我不禁也想象着要是某天哪个人跟我说“想你了”。
然后浑身一抖,真冷啊。
恐怕我会以“恶心”来回答吧。
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找到女朋友?
我有时候也会这样怀疑着……

和仲瑾的聊天记录

Friday, November 17th, 2006

最近思考了很多,但是写得很少,因为想得很混乱。
这次和仲瑾的聊天,算是一个契机,我总算梳理清楚了部分思路。

2006-11-16 20:42:09 [BLT]FQX(燊)
请问你用的是哪一版半的圣经?

2006-11-16 20:42:33 仲瑾
啊 没用啊

2006-11-16 20:42:51 [BLT]FQX(燊)
你的签名来自传道书1:18

2006-11-16 20:43:27 仲瑾
这你都知道啊

2006-11-16 20:43:35 [BLT]FQX(燊)
Google知道

2006-11-16 20:43:54 [BLT]FQX(燊)
而且我手头正好有一本圣经

2006-11-16 20:44:04 仲瑾
哦 原文是怎么提到的啊

2006-11-16 20:44:26 [BLT]FQX(燊)
http://bible.cc/ecclesiastes/1-18.htm
这里有不同的版本

2006-11-16 20:44:55 仲瑾
我点不了

2006-11-16 20:45:39 [BLT]FQX(燊)
在我这一本上是这样的
For in much wisdom is much vexation, and those who increase knowledge increase sorrow.

2006-11-16 20:45:57 仲瑾
我喜欢

2006-11-16 20:46:30 [BLT]FQX(燊)
是吗?

2006-11-16 20:47:02 仲瑾
恩真的 活着太累了

2006-11-16 20:47:25 [BLT]FQX(燊)
但看见你的时候都是很精神的啊!

2006-11-16 20:47:39 仲瑾
呵呵

2006-11-16 20:48:13 [BLT]FQX(燊)
就像是不知道用什么作为动力的永动机一样。

2006-11-16 20:48:28 仲瑾
这倒不是

2006-11-16 20:49:04 [BLT]FQX(燊)
其实有的时候我也想叫你停下来等我们一下子…

2006-11-16 20:49:22 仲瑾
什么时候啊

2006-11-16 20:49:56 [BLT]FQX(燊)
看见你那不可逾越的背影的时候
(more…)

囧…被鄙视了

Wednesday, November 15th, 2006

今天跑到实验室终于遇到了老板,把前段时间一直在预测的基因的结果交给了他。
看他的表情,虽说不是十分满意,总算对最近一段时间有个交待。
但是结果和原来找人预测的结果有差异,其实这个也很正常,毕竟是预测,选用不同的方法就会有不同的结果,要是大家都能得到正确的结果,那就不叫预测了。

这时一个本实验室的学姐叫老板去开会,我们实验室的会。
我就在旁边,老板竟然没有顺口叫我去。
哪怕顺口也让人好接受一点啊!

这还不算完,他们开完会后,一个平常总是扯着尖嗓子在实验室里叫着“谁动了我的XXX”的学姐把我叫住了,开口就问我用什么软件预测的。
问到以后,很兴高采烈的样子说到:“那个啊!不准的!”
我想我很久都不会忘记那张大笑着的脸和那高昂的声音……

智代After游记.part.12

Monday, November 13th, 2006

8月14日

拒绝了智代的“好意”后,朋也请求智代在这里多呆一堆儿。但是智代什么都没有多说,转身就走了。朋也呆呆的看着智代远去的背影,立即感觉到了后悔。
河南子突然冒了出来,开玩笑说朋也是不是病了,竟然开始一个人望着空气自言自语。河南子说林中有片长满花的空地,Tomo肯定会喜欢那里的,那里的风又强劲又凉快。朋也马上问河南子有没有看见过智代。河南子也说着“确实没有见到学长”这样的话。
朋也就请求河南子把智代留下来,因为河南子本身也很强。河南子说你没有见过以前的学长……于是河南子就答应监视智代了。
晚上,河南子来报告:今日,智代在村里来来回回转了很多遍,还有点便秘。
这也看到了?朋也问。
看到了看到了。河南子一脸高兴的样子。

8月15日

朋也一大早就去回收“废物”去了。这时河南子高兴的跳出来,要朋也一起做冰棒(冰淇凌?)。村里人都在一起做呢,大家很高兴啊!
朋也提醒她要盯好智代,河南子满口答应。
下午智代来了,跟朋也说自己想先回去,因为担心Tomo,而且还记得原来的那个承诺,要让Tomo得到幸福。
朋也就说她自相矛盾,所有的说法都是自己提出来的,只考虑了自己的感受。
Tomo已经选择了在这里和她的母亲度过最后的日子,我们和Tomo的快乐的生活结束了。
朋也希望她能在回去前想好这个问题。
智代反问道,这样做是对的吗?Tomo的选择是对的吗?她母亲的想法呢?
我没有去想,朋也回答。
那么,你又知道什么?也许全部都是无理的请求呢?
可是她母亲也被说服了,朋也这么说。
Tomo这样不可怜吗?在我的身边,Tomo才能得到幸福。我可以发誓,求求你了。
智代说着说着,快要流出眼泪了。
朋也要河南子带智代去那个长满花的空地散散心。
晚上河南子又来汇报了。由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她和鹰文以及Tomo决定留在这里。

8月16日

朋也在工作的时候,河南子突然跑过来问在不在这里。
智代吗?不在啊。
看来河南子终于把智代跟丢了。
河南子说智代去了厕所10分钟还没有出来,于是自己就去看看,发现没有人。
朋也觉得智代肯定是回去了,要河南子在回去的路上去追。
谁知河南子一点都不担心,拿出了智代的钱包,“没有这个就不能坐车回去吧。”也跟村里人说过不要给智代钱。
说着智代就回来了,因为一路小跑,衣服和头发都被树枝弄乱了,完全失去了平常的气势。
智代倒是二话不说:河南子,把钱包还我。
朋也不让给,不让她一个人回去。
智代开始威胁河南子要动武。
河南子很识相的在最后一秒把钱包传给了朋也。
智代彻底丧气了。
智代走后很久河南子还没有从紧张中缓过来,说着生命要缩短一百年的话。
她预定的生命到底有多少年啊?

击鼓传花被点…

Monday, November 13th, 2006

我承认,对于写blog一年多的我,从没有在击鼓传花中被点到,对于这点是很有意见的。
这次被点,仍然不是在Blog上,而是校内网。杨小弟这次很离奇的就把我点了,话说不是因为他想点的几个人都已经被点过了吧?
算了,既然认认真真地答了一次题,就把我的回答贴出来吧,括号中为我的吐槽

先说规则:这是圈内正流行的击鼓传花的游戏,传给谁谁就得接着,否则就得挨罚。(正流行么?我一年前就在blog看见别人玩了…)请认真对待,不要怕暴露隐私。(本人做人谈坦荡荡的…)下面是我的回答,去掉答案就是留给你们的作业答完后要发表在自己博客(涂鸦版抑或日志)的首页上,且要在标题上注明是谁点了你你答完后再传给另外至少7个朋友答(上一个人点过的朋友,你不可以再点),而且要去他们的博客告诉他。
1.喜欢一个人到什么程度算是爱?
——看不见她的时候就会觉得心烦意乱。
2.今年的情人节你是怎么样过的?
——一个人在宿舍看书。
3.你相信网络里有真实的感情吗?
——爱情是要有物质基础的!
4.倘若时光可以倒流,你希望你现在可以回到几岁?
——高中是几岁来着?
5.如果以生命做代价,你最想得到什么?
——另一次生命。(话说这答案还真阴险。)
6.请用一句话说明你是怎样的一个人?
——很复杂,一句话说明不了。
7.你喜欢哪个与爱情无关的故事?
——关于追求自由的。(跟杨小弟一样。)
8.相信有抬头纹的人会比较善良吗?
—— 抬头纹是何东东?哦~你在开玩笑吧,这个东西跟善良有关吗?
9.你觉得梦是什么?
——平行世界对现实世界的大量信息冲击大脑无法承受过载的信息流导致以梦境的形式错误再现。(各位看懂没有?)
10.觉得爱情的保质期有多长?
——有人说“不是一辈子的事情就不叫爱情”…哎?是问我啊?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