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06

On the train

Sunday, April 30th, 2006

一个人坐火车去南方,虽说不是第一次坐火车,倒真的是第一次一个人坐火车。很有些兴奋,或者不如说是有些紧张吧。
说来真是惭愧,估计同班同学都独自一人坐过。而且我还是这边送上车,那边就有人接。
不由得怀疑自己如果出国会是怎样的情况了…
顺便说一句,智代After游记自然是要暂停了。

智代After游记.part.8

Sunday, April 23rd, 2006
写在前面的话:
这几日有几个选项,若选择不同,剧情肯定不一样,我只能写我走的这条路线。

7月20日
智代突然提及河南子来他们家的原因,于是朋也和智代就走到屋外避开鹰文谈这件事情。
智代和朋也都知道河南子对鹰文的感情,但是不理解为什么鹰文完全不领情。于是朋也猜测原因就在三年前:鹰文被车撞的那年,他停止马拉松的那年,河南子父亲去世的那年。(鹰文被车撞的原因参见CLANNAD)智代也不是很了解当时的情况,于是朋也决定自己问明白。

7月21日
朋也提出要和鹰文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个人觉得这样翻译不错^_^)于是鹰文提出要以打字速度为胜利标准。朋也自然惨败。

7月22日
朋也从废品收购站拿回一个键盘联系,被河南子说成是有特殊癖好。智代却心有灵犀的说朋也正在努力练习。当晚又惨败,鹰文叫朋也脱了上身衣服在智代面前挟持Tomo。于是朋也头上戴着纸箱子就去了,一开始躲过了智代的多次攻击,朋也觉得是和河南子训练的功劳,结果终究败给了智代。

7月23日
鹰文对这样没完没了的挑战感到不耐烦了,在比试之前就说,“这次输了你就和我姐分手吧!”朋也说不行。于是就改成了从河南子手里抢冰激凌……师徒对决。
智代从图书馆借来一本书《打字入门》,朋也继续疯狂练习。

7月24日
继续练习……

7月25日
终于战胜了鹰文。(这才是朋也最可爱的地方啊!不断努力去获得成功,似乎任何事情都可以做到啊。)

7月26日
一大早就把鹰文拖到废品收购站去了,朋也让鹰文知道了自己的工作有多么的辛苦,让鹰文对自己的尊敬又长了一分。
于是朋也开始询问他老师的事情。
“全部……都是他教给我的。学习、锻炼,以及生命的意义。那时的我,还不知道生命的意义。不知道要为什么奋斗。那个人看到这种情况,把我带进了他的家庭。”鹰文开始回忆起三年前的美好时光,以及遇见河南子的心跳,和在活动室于众人面前的告白。

“河南子さん、あなたのことが好きです…僕と付き合ってくれませんか…
“いいよ。”

后来鹰文在地区取得了冠军,正准备参加全国比赛的时候,发生了那件事情。老师从来没有发过那么大的脾气,最后说的一句话是:“怎么能把河南子托付给这样的人?”然后,老师因为心脏病去世了,那句话也就成了给他的遗言。鹰文希望可以得到老师的原谅,可惜永远都不可能了。他经常可以梦到自己疯狂的跑着,心脏都爆裂了。在门口,鹰文说,他跟河南子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把一切都交给时间来解决,实在是“便利”……
晚上鹰文走后,朋也同智代说了这些事情。智代说,鹰文为了我们家付出了他自己的全部,我一定要给她幸福。

Spring Arrived ?

Friday, April 21st, 2006
最近女生便像那发了情的母猫,一个一个都在晚上叫起来了。
铁树大概只是前奏,后来的一系列事实更加加深了我的这种观点。
副市长和他的夫人竟然交换了手机!
当然,以他们的感情,换手机怎么也算不上大事件。但是要命的是:副市长夫人的手机震动起来几乎要把整个床震垮,而我就在副市长的上铺。
那夜我实在睡不着,就听四级词汇,结果原来极度催眠的单词这次硬是听了半个小时没有睡着。
Woody也开始了对Δ的猛烈攻势,已经几天连续到他的宿舍去守株待兔,无奈人家不领情。第一次,Woody在Δ的电脑上面玩,他却在门口打了一个小时的电话。以后更惨,Δ整夜在外面闲逛,就是不回宿舍。而Woody也是执著,从下午4点坐到晚上11点,貌似连晚饭都没有吃,硬是等到了Δ回来。这种精神,比孟江女哭倒长城也不差啊!不过结局似乎很悬,因为Δ似乎早就有心仪的人了,更有人说他已经有女朋友了。
YW在上个星期六突然发过来一条短信,虽说是讨论学习问题,仍然让我疑惑不解。也许真是李静说陈文的那一句:“你接到她的一个电话还不就屁颠屁颠的跑过去了。”但是后来并没有任何进展。引用某姐的话说:“她是不是……寂寞了?”
后来又因为一句话惹的LH背上书包转头就走了,到现在都不怎么愿意和我说话的样子。谁知道是不是YW的缘故……此事以后还可再议。
常委又有了新的目标,是大一的一个学妹。已经围剿两次,均以敌人逃脱而告终,按这种局势,第30、第40次围剿都是很有可能的。
委员也终于宣布了他和那个“兄弟的女朋友”之间的关系,不过并没有按照约定的请我们吃饭,因为据他说,他没有钱了。
以上为本周总结。

智代After游记.part.7

Saturday, April 15th, 2006
一个月没有更新,已经有人催了啊~(笑)
7月16日
这几天都差不多:早上工作,晚上戏弄Tomo。而今天的话题就是:为Tomo而创作的歌《森林里的熊先生》。(这会是以后一个很重要的名词。)
引用鹰文的话来说,这个词实在是太前卫了,我看不懂。(不过是否通过不同的选项可以得到某些有特殊意义的句子还不得而知。)
朋也出门去挑战的时候,回头看见智代担忧的目光,胸中一阵痛楚。
晚上朋也很快就倒下了,河南子却跳出来说还没有输,于是她上去狠狠的教训了那个人几下。这时,站起来的朋也叫河南子离开,这里是他的战场。
朋也说:“这是我和智代的事情,而她在守护Tomo,所以这里交给我了。”7月17日
这天是星期六,朋也趁着空闲把河南子拉到河滩去练习格斗,说白了其实是向河南子学习……

7月18日
继续练习……

7月19日
终于在早上成功打中河南子……可惜晚上被打得差点死掉……
河南子喊着:“这么强的对手,新手怎么可能赢?”在一旁担心着。
朋也被打得趴在地上,想着要保护智代,想着原来因为智代太强大,自己一直受她的保护,如今自己也必须成长起来。于是一直支撑着要站起来,最后,为首的人发话了:“就到这里为止了,你们战胜了。”河滩上亮起了烟火,无比绮丽。
朋也回到家的时候,却只有鹰文一个人在家。朋也和河南子赶紧问鹰文她们哪里去了,鹰文只知道智代带着Tomo出去玩了,并不清楚去了哪里。
朋也担心Tomo会被那一伙人抓住用来威胁智代,于是撑着出去寻找智代。

全身的疼痛,已经渐渐麻痹,意识一点一点在远去。地面在倾斜,脚踩在地上的疼痛却让我清醒。啊,再撑一会儿吧,至少要看到她们两个人啊。

到了公园里,终于看到了智代,和正在与别人一起玩耍的Tomo。
智代感慨地说了一些关于家庭的话,朋也终于放下心来,倒了下去。
“朋也!”智代抱住了朋也。

感觉到了智代的体温,自己所喜欢的人的,温暖的体温。

“虽然不知道详细的情况,”智代说,“朋也真是努力啊!那么,一切都结束了吗?”
朋也点了点头:“我真是笨蛋。”
“没有这样的事。谢谢。”智代微笑着。
听到这样的安慰,和远处Tomo的笑声,朋也终于感觉到了幸福。
“就这样睡着也可以吧?”
“当然啦。”智代回答。
那么,晚安。

九州@WHU一线报道

Saturday, April 15th, 2006


九州
Originally uploaded by [BLT]FQX.

我现在就坐在院机房,而报告厅就在不远的隔壁。
照片中前面坐着这么几个人:江南、今何在、大角。
不过这次活动办得实在不怎么样,最后竟然搞出猜词这样的无聊活动。倒是苦了江南,因为跟他描述的那个男生连《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似乎都没有看过,否则怎么半天描述不出“馒头”呢?
我到机房的时候正好有个同学也在里面,我问她,知道有什么报告吗?她摇摇脑袋说不。
九州,要走的路还很远……

Time passes by

Friday, April 14th, 2006
最近脑袋里面总是萦绕着这么一首词: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城楼,爱上城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我不想说我是上面一句还是下面一句,因为说出来似乎就中招了:“为赋新词强说愁。”
在漫长的时间中没有什么是保持不变的,因此,这世界总是带给我们惊奇。
一位兄弟的签名如今改成了:

那些我们以为会念念不忘的事,已经在我们念念不忘的过程中,被我们遗忘了。

这件事,很明显指的是他和他喜欢的那个女生的事情。
那个女生被我们称为“铁树”,因为她总是面无表情,而且对人的态度极为冷淡。(类似于REI的三无少女)
当然铁树不是没有开过花,事实上,她和拓荒者可能是我们班第一对情侣……即使只持续了军训的短短十几天。
当时那件事对我兄弟的打击蛮大的,因为他追了一个高中都没有得手,还为了她来到WHU,和她在一个学院。人家却一下子就成功了……
那件事情几乎发生在两年前,而现在的事情是,铁树可能又要开花了。

这次的男主角是个厉害的角色,曾经有不少人把他归到“非人”物种,因为他实在太强了,用“强的掉渣”来形容都还差一截:学习、运动、身材……要什么有什么,而且都是“国际领先”水平。本来关于他也有那么一段浪漫史,在他做班长的时候,副班长就成为了他的女友。本来是很让人羡慕的事情……上次我却在食堂看见他和铁树一起吃饭。
我以为是巧合,没有怎么在意,没有想到他们两个竟然就上课坐一起了。要知道,以前都是他和他们前副班长恩恩爱爱的坐在一起的。而且,大家都是一起上课,这么做,叫那个女生怎么面对?
我不得不承认这个“非人”在我心目中的光辉形象霎那间毁的一塌糊涂。

也许他们都没有错……错的是我。
yigiyigi的文章我不是没有看,也觉得实在不能装作没有看了。
但是我准备说些什么呢?我以为自己想好了,却忘得一干二净。
她写的没有错:

每个人曾经都会有不成熟的想法和决定,不成熟不代表是错的,无所谓对错,若是爱情上的,发现不合适了为什么不能放弃而又去勉强着呢,那么,在选择了放弃了之后慎重选择合适的为什么不行呢。

我又“不得不承认”经过这些时间以后,她比我要成熟得多。她一直很小心的一点一点告诉着我她的近况,我却毫无顾忌的在网上挥洒我的感情。
我应该为此感到欣慰的。
不过,我仍然有一句话要说,虽然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回来看这篇文章。
我想说:“如果你不加上我的链接的话,我也把你的删掉啊!” :D
这样才比较像平时的我吧?

Want Apple ?

Sunday, April 9th, 2006

没有什么好多说的,自己看图。
不过,MAC OS X 实不好用。

About Promise

Sunday, April 9th, 2006

《我的女神》第二季的第一集也是关于约定。

如同我原来在《女神是如何诞生的?》一文中写的,Belldandy留在萤一身边绝不仅仅是因为契约:她想和萤一在一起。
智代又为何一直陪着朋也?原因是相同的。

在爱情这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但是不要以这句话为圣经,因为这个“爱情”,并不是一般的境界。它是很多男女奋斗的目标。
即使是神圣如Belldandy,也会因为将要分离而竭力挽留。
因此你要做的,是经常到处走走,也许哪天,就会被幸运女神砸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