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06

LH可能成为智代?

Sunday, February 26th, 2006

自从LH决定竞选学生会副主席之后,我一直鼓励支持着她,因为这也是我的一个心愿吧。
昨日她终于如愿以偿。然而,她会成为智代吗?
今天物化课,常委不愿起床,我到了教室告诉LH,她却迷茫的问我:”跟我有什么关系?”
智代果然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啊!
幸而,尽管严重迟到,常委还是来了。

难道我始终无法摆脱挂课的命运?

Wednesday, February 22nd, 2006
被称为阴险狡诈的微生物没有挂;被称为生化物化必有一挂的生化不仅没有挂,考得还挺不错。
只合成了理论产量10%的有机试验也没有挂,偏偏……最后出来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就挂了。
如果你没有见过我上中马的认真,你就永远都不会体会到我现在受到的打击。
每节课不迟到早退,每节课坐在第三排正中间的位子,一共做了半个本子的笔记。
 
但它就是挂了。
我准备找老师复查成绩,或是看看卷子。但是,把希望寄托于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修改成绩上面实在是傻。
我只希望看到卷子,可以让我知道重修的时候要怎么过。
连这个要求都很难满足,因为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的办事态度和效率几乎让我死心了。
 
以目前的挂课速度,大学四年一共需要重修8门课程。

《慕尼黑惨案》

Friday, February 17th, 2006

电影狂人说不打算看这部电影,大概是因为其制作太小,或者不想介入以巴纠缠不清的恩怨中?
不过我要说这是一部好片子,相比于《世界大战》的华丽场面,《慕尼黑惨案》的内涵要深刻得多。

也许代价十分昂贵,但是,这就是家的代价。

我觉得这句话说的很不错,可惜在IMDb上竟然没有这一句。
因为仇恨而互相消灭,最后结果不过是造成了政权的更迭。那么,他们的暗杀有什么意义?他们的牺牲值得吗?
怎样才是爱国者?怎样才是正义?
Avner面临的,是和Big Boss一样的疑惑。
小人物如棋子一样任人摆布,自己却丝毫不知内情。
当个英雄有什么用?
平平安安的活着,竟是最后的幸福。

智代After游记.part.5

Wednesday, February 15th, 2006

7月12日
一大早上鹰文染着金发,口中说着”人类的悲哀”之类的奇怪句子,让智代十分惊讶。不过鹰文回家后就被父亲强迫把头染回来了。
暑假开始了……

7月13日
朋也工作回家,河南子登场!
河南子告诉朋也自己要找鹰文,然后又说热的动不了叫朋也跟她买冰棒。不过,她却一直都不知道朋也是智代的男朋友。直到朋也带何南子到了家里,她才了解。
河南子和智代原来就认识,智代看到河南子很是吃了一惊。Tomo听到朋也回来了,叫着:”欢迎爸爸回家。”对智代更是雪上加霜。智代本来想辩解,犹豫了一会儿却作罢。
于是河南子和智代讨论起爱情问题,智代高度评价和朋也的爱情。这时,河南子问道:”那么,永远不变的爱情存在吗?”智代毫不犹豫的回答:”嗯,有的。朋也和我就会永远相爱。”
河南子认为对未来的事情不能太有信心:”这么自信的话,如果有事故发生了,比如所有的记忆都失去了呢?”
“即使这样也会永远相爱!”智代做出了宿命的回答。
“喔……?有什么糊了吧?”河南子似乎心不在焉。
智代抢救她的豆腐去了……
晚饭时又讨论起永恒的爱情,河南子说他们之间的爱情不过是一时的冲动,而且即使结婚了的也有很多离婚的。智代说:”朋也和我不一样,永远不变的爱情一定存在!别人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但我拥有这样一份爱。”
这时鹰文回来了,看见门口多了一双鞋,问着是不是有客人来了。河南子微笑着上前问好,鹰文的脸色却变了,马上决定回家。鹰文不愿意和河南子扯上任何关系。
Tomo却在一边天真的说:”哥哥和妈妈接吻了哦。”
河南子差点晕倒:”真的?”
智代汗颜:”假的…”
Tomo很认真的说:”不是假的的啊!”
智代只有马上承认了。
智代把Tomo叫了出去准备教训她,看到Tomo天真无邪的样子却说不出口。最后终于在朋也的支持下对Tomo说:”妈妈和爸爸接吻的事情说出去没有关系,不能说妈妈和哥哥接吻的事情。”Tomo却为此哭了起来。智代只好叫朋也和鹰文再次穿上狗熊服逗Tomo,却在门口听到河南子和Tomo说自己想留在这里。进门后,计划却完全失败。河南子说自己懂狗熊说话,可以当翻译,随后就自导自演的说狗熊叫她留下来,住在这里,然后差遣鹰文和朋也去买冰棒。
在路上,朋也问起河南子的事情,鹰文很不情愿的提到他们是三年前就认识。三年前,就是鹰文跳到马路上被车撞的那一年。
回来后河南子已经猜到Tomo不可能是智代的孩子,并且已经猜到可能是鹰文父亲的私生子,就问鹰文。鹰文二话没说就打了河南子一下,一去一来的两个人就打了起来。
朋也向智代抱怨两人世界没有了,智代却说河南子很可爱啊。真是心胸宽广啊……

后情人节时代

Wednesday, February 15th, 2006

又是一个情人节过去了 ……
这个情人节只有一个人过哪,一个人在宿舍看书。悠闲吗?还是有点寂寞的……
那些没有良心的兄弟都没有给我发条短信热闹一下,班上的同学也没有。好像一下子这世界上的人都知道我是个光棍,或者忘记了我这个人呢?
现在才知道在无聊的时候背单词比较有效率啊。
这个学期挺闲的,课表上面才24节课。若是把实验全部不算,才12节课而已。前几天刚刚和部长说了退出学生会的事情。说起来真的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了。5月最后一次不考口语的TOEFL,我却怎么也赶不上。要是早点知道,肯定寒假就会报一个班了。
也许自己会出去做家教?也许是被父亲说动了,要自己赚点钱才知道每一分钱都是来之不易的吧?
虽然预计到今年会有很多事情发生,现在却什么都看不到了……

杏曾经这么说朋也

哇,你这阴险的笨蛋小流氓。简直就像正一门心思朝着人生的黑暗面冲过去。装成不良的样子就误以为自己很受欢迎了?说实话真是难看到极点了啊…
就连水蚤也算是食物链的一个组成部分,也比你更有生存价值吧?你要是不甘心的话,就发生光合作用吐出点氧气来啊。

她怎么能这么冷静的说出那么恐怖的话啊…

Tokyo Love Story(续)

Saturday, February 11th, 2006

昨天晚上终于看完了《东京爱情故事》 ,妈妈在一边哭哭啼啼的。经过Key重重考验的我虽然很感动,还是没有流泪哦!

少等了15分钟
莉香在爱媛说等完治到4:48,却上了4:33的火车去了东京,留下完治一个人。
真的是少等了吗?我不止一次的问自己,虽然莉香若是等到最后,肯定可以看到完治来火车站找她,结局就会不一样。可是莉香并不是没有等完治啊,两次约会都放鸽子的完治,凭什么去要求莉香再等那15分钟?莉香一次一次等待完治,完治却一次又一次没有出现,莉香还应该等下去吗?莉香在火车站等了两个小时,完治都没有来找她,又凭什么把希望寄托于最后的15分钟?莉香提前15分钟走,分明是想欺骗自己,完治其实来找她了,只不过是在那最后的15分钟。这样安慰着自己,莉香才能继续的微笑下去。莉香不希望让自己相信完治无情,于是便骗自己无情的其实是自己,却惨烈的失败了啊。那张小学的照片却轻易的把莉香的心撕破,自己还是爱着完治。

多等了15年
这部电视剧是1991年在日本上映的,我却在2006年才看到,实在是多等了15年。
当然,即使我在1991年就看了这部电视剧,也不能期望15年前的我能够看懂什么东西,甚至不能期望一年前的我看懂多少。因为,其实直到现在,我仍然无法说自己完全懂了。

PS:里美跟我们物理老师极为相似哪!不仅长相差不多,也一样可恶啊!

Tokyo Love Story

Friday, February 10th, 2006

恋爱这东西,有趣的是在于参与,即使失败了也是很有味道的。因为,你爱上一个人的那个瞬间,是会永远永远留在心里的。这瞬间,便是生活的勇气,便是黑夜里点亮的一盏明灯。

悔不该,现在才看东爱。
作为WHU Love Story,记录并研究Tokyo Love Story简直是天经地义。倒不是因为都带个Love Story,而是东爱实在太经典了。
先在写这篇感想似乎有点赶早,因为东爱我还没有看完。一天用电驴拖下来2集东爱,简直成了晚上的必备节目。
作为这么一个老片子,剧情泄漏的也算够严重了,看到网友们盛赞东爱的句子,心里竟是暖暖的。
虽然有传言说女主角因为和导演有不正当的交易,才能拿到这个角色。不管怎样,她并没有糟蹋这个角色,相反的,这个角色正是因为有了她而变得生动。那一声声充满爱意的“丸子”更是锦上添花。
里美真是个祸害,我妈妈这么评价她。要说悲惨,确实,里美很悲惨,却一点都不可怜。因为自己不幸福而破坏别人的幸福,做事都只考虑自己的一己私欲。做事犹豫不决,貌似还想脚踏两条船,这种人怎么可能叫人可怜?自己错误的选择了三上,分手后应该知趣的从东京消失才对!
有人说莉香和里美代表了日本的现代女性和传统女性。那么我只好说,现代的东西果然先进多了。

再来横向比较。
完治的处境类似于陈文,但是结果却不一样。所以,想要找到一份美满的爱情,不仅要有爱上一个人的勇气,也要有拒绝一个人的勇气。陈文在刘荣回头找她的时候虽然不是很坚决,但是也明白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我不是替代品。”而完治几乎和里美一样摇摆不定。事实上,春原曾经说过一句很有哲理的话:想要两个都不伤害是做不到的。现在能够做的只有尽早拒绝,这样才能伤害最小。这也是春原并不是个真正的傻瓜的证据之一。
再批里美,这个人真是失败到极点了。同时爱着两个人摇摆不定暂且不说,为什么总是用“自己很悲惨”这样的理由骗取完治的同情心?每个人都有一段伤心的过去,但若仅仅把它用来做为骗取别人同情的筹码,那简直就是卑劣了。你在诉说自己痛苦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别人的痛苦?别人掩埋在内心深处的痛苦,难道比你这种轻而易举就能说出口,然后如过眼云烟一般消逝的痛苦轻松?春原在一个相似的时候表达过了这样的观点。

恋爱,一定不能软弱。坚决的爱一个人,坚决的拒绝别人。莉香说的很好:“把每一次恋爱都当成是最后一次。”这就是恋爱的真谛。

Fwd: 公选课资料

Friday, February 10th, 2006

———- Forwarded message ———-
From: [BLT]FQX
Date: Feb 10, 2006 1:01 PM
Subject: 公选课资料

我曾天真的以为会收到很多资料,多到自己都统计不过来。
原来我错了:写一封邮件,竟然是这么困难的事情。
我努力让大家参与这个计划,甚至拜托武大特快版主置底。
但是口口声声说支持这个计划的他,却懒得写一封信。
我并不是责备他,我只是在嘲笑自己的天真……

感谢你们参与该计划,我仍然会等着新的邮件到来――即使那一天遥遥无期。
附件中是收集到的8门公选课资料,请使用Execl打开。
如有任何疑问,欢迎来信。

             –[BLT]FQ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