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04

市长的恋爱

Thursday, December 23rd, 2004

我在沙滩上写下你的名字,
也在我心中深深刻下。
那滚滚的江水正如我对你的心。
江水会把我的思恋,
连着我的心意带给你。
…………
赠予 椒盐嫂
有感于椒盐嫂在三峡的照片

市长是我们寝室的老大哥。
不仅仅因为他是市长,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复读过一年。
老大最早找到老婆简直是理所当然的了。

于是便在我们还未熟悉大学生活的时候,他已经“神奇”的钓到了众多大二的学姐,我们寝室的电话简直成了他的私人专线!终于我们忍受不下去了,跟他说:“老大,这样不好吧。”于是那一天他下定决心,谁先打进电话,谁就会成为他的女朋友。
椒盐嫂出场了……这里必须说明,为什么叫她椒盐嫂呢?因为她姓焦(不要读出来~~),市长姓闫。当时我们抢过电话就祝贺她,搞得她不知所措。不知所措是有我们所不知道的原因的,这点直到后来市长跟我们讲他的恋爱经历,我们才明白。
市长和椒盐嫂是初中同学,高中不在一起。而他们的关系,源于一次玩笑。初一时,市长和他的室友在寝室里开玩笑,每个人都要说出自己爱上的人。市长也许只见过椒盐嫂几面,可能他当时也仅仅知道这样一个人,所以他说了她的名字。谁知道那些室友都是背信弃义的家伙,第二天这件事就传遍了学校。椒盐嫂当时的反应已不可考,可以肯定的是她并没有反对,并且固执的认为自己已经是市长的人了。农村也许就是这样单纯而可爱……
高中的他们并没有怎么过多地联系,一年几封信,比朋友还要简单。也许我们的市长已经渐渐要忘掉这个女生了。
经过一年复读后,市长来了WHU,椒盐嫂恰好在CCNU,WHU的旁边。市长还没有出发的时候,椒盐嫂问他,需要她去接吗?市长毫不知情,出于大男子主义或是其他原因,他拒绝了。但是我们的椒盐嫂并未放弃,她带着我们的市长到处转的时候,问他:“我们是什么关系?”再笨的人也会知道意思了,可是我们的市长不是太笨,而是太精明:“朋友啊。”椒盐嫂打破沙锅问到底了:“什么朋友?”市长终于心软了,有这样一个女生做女朋友,就算不是艳遇,也是幸福。

其实我们需要的只是简简单单的幸福。爱情就一定要山盟海誓吗?这样简简单单的爱情,又何尝不是众人期待的?

团长的烦恼

Sunday, December 12th, 2004

团长的签名不知道什么时候改了:“如果不是真正的情人.既然你给不了我结局,更给不了幸福,那是不是真的该放了我呢~~不要再浪费我的人生…”
个人说明则改成了:

曾经以为她是我的全部
到头来她还是忘不了哪个人
如果说拒绝某个人的表白是一种伤害
那么她给我的伤害更深、更狠….
因为在她那充满忧郁的心里装的永远不是我.
我是个好无疑问的替代品–去满足她内心的空虚
我只能在虚幻中寻找快乐,可悲的去逃避自己.

原来团长有着自己的烦恼……

那日他的女友发短信给他,说:“为了你,我已经拒绝很多人了。”团长开始担心,距离会造成不可弥补的缺陷,终究有一天,她会离他远去。
她是一个活在记忆中的人……而有一段记忆,团长永远无法原谅。
高中时,某男坐在她的后面,喜欢她。为她做了很多……

她有一个笔记本,里面记录了很多爱情的文章和诗。某男全部都可以背出来。他记得她的生日,知道她的爱好,为了她上体育课总是去打乒乓球陪她。
2摸考试的时候,他向她表白了。她很感激,做了幸运星送给他,本来是四门科目,送四个。她想给他留下遗憾,因为她并不爱他,只给了他两个。即使这样,他仍然很高兴,一直把那两棵幸运星带在身上。

团长说到这里哽咽了,他说自己都没有那个男的了解她,为她付出的多。自己凭什么可以这样,隔着几千公里,捆绑她的幸福。
“你错了,”我对他说,“作为一个文静的女生,她可以在和原来同学打电话的时候,自豪地告诉别人是你的女朋友,这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她说她会等你,只要你还在。同时她也告诉你,叫你找到好的女生不要放过。这么好的女生哪里去找?你不要乱想,你需要做的,就是相信她,并且不要放弃她。你要是放弃她,我们兄弟都不会原谅你。”

那时已是深夜两点,窗外的路灯把墙壁照得像火烧一样。我在想:yigiyigi,你什么时候可以给我坚定的信心,让我不再苦苦期待你一点点的进步?

不祥的院计算机房

Wednesday, December 1st, 2004

每次都是来这儿上网就一定会出事。希望这次那个传说不要重演……
中午已经够离奇了。我住在一楼竟然有幸体验到屋顶漏水的感觉。刚刚挣开眼时,一直怀疑是在做梦。就算漏雨吧,可窗外也是阳光明媚啊!只好爬起来找楼长……

楼长也是一脸疑惑。我这边没有厕所啊!就嗵嗵嗵的跑道楼上去找原因。我正在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了传说中的哭墙的时候,楼长下来了,原因很简单:楼上的饮水机漏水……

祝福我们的常委挖田螺时不要掉到东湖里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