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4

《她来WHU看东湖》之YY神教版

Monday, November 29th, 2004

失约失约……本来说是要在星期天写这一篇文章的,所以这一篇我决定写好一点以谢读者。

注意:本文部分内容纯属虚构。

听到她说要来,当时只觉得脑袋里面空空的。这个懒懒的小女孩竟然愿意来WHU看我,实在让我很惊讶。四下里望了望,发现室友们都以奇异的眼神看着我,这才知道不是在做梦。赶紧把床铺整理干净,打扫了一下宿舍。然后发现我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只有坐着等她的电话了。毫无征兆的,我的手机响起了Lydia的铃声,那是只为她而设的铃声。我赶快接通:“到了门口吗?我来接你。”这时才发现自己没有吃早餐。
第一次发现从宿舍到学校门口的道路是如此漫长,我生怕耽误了一秒钟她便会掉头而去,便加快了脚步。WHU的周末是热闹的,门口人来人往。但我还是在我视力可及的时候,看到了她静静地站在门口,身边行人匆匆。行人卷起的微风把她的额前的黑发吹得荡漾。秋天明媚的阳光把她白皙的脸庞照的都要透明了。突然想起了那首《园游会》:“我悄悄出现你身旁,你慌乱的模样我微笑安静欣赏。”然而这种事情没有发生,她的眼睛比我好得多……她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
她举起一袋面包,说:“你肯定没有吃早餐吧!”我凝固了,刹那间只想忘掉身边的人海,紧紧的抱着她。我努力克制住眼眶中的泪水,对她说:“枫园的枫叶应该红了,我带你去看吧。”于是带着她,经过未名湖,向枫园走去。
我要感谢那天广播的兄弟,走到未名湖边时,整个校园响起了一首有着巴黎情调的音乐。我和她就和着音乐走在法国梧桐笼罩的路上。巴黎的Romance一下子就充满了我的胸膛,我张开双臂像展翅欲飞的鹏鸟。她轻轻的说:“好后悔没有来WHU啊,为什么去了HUST呢?”我在心中对她说:“是啊,要是你来了WHU,我们就可以天天见面了。”
经过了行政楼便是枫园了,可是枫叶还没有全部红透。但一大片黄叶,被我们踩得哗哗作响。像我心中细细簌簌的想法在乱跳。我们在遗憾中走过了枫园,又折返到桂园食堂去吃饭。她一直说HUST的食堂很难吃,我都是笑而不答。我在HUST吃过,那食堂比WHU好上一个档次。这次就让她亲身体会一下,印象会比较深刻。
在食堂打饭的时候就碰到团长了。团长一边跟我说话,一边斜着眼睛瞟她,然后没出声,做出“还不错嘛”的嘴形。我说:“那是,也不看看是谁找的。”吃饭的时候她终于了解到WHU学子的痛苦了,她几乎吃不下去嘛,于是我就看着她慢慢的吃。看MM吃饭果然很悠闲,然而慢慢的,她发现了,一直不停的跟我说她好长时间没有用过筷子了,现在用得怎么怎么不习惯。那意思就是要我不要看了。可是我继续装糊涂,接她的话说:“哪里啊,现在吃得蛮好看的咧。”在腾起的雾气中,我仿佛看见了她脸上泛起了嫣红,这时她起身:“不吃了,我们走吧。”
我们就到宿舍去坐一下。委员那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盯着她一直看,早就料到会是这种结果的……一直跟他说他看女生的眼光很邪恶,他就是不相信。上次光棍节联欢,他就这样吓跑了几个女同学。
坐了很久,大家都没有了主意,于是我鼓起勇气说:“去东湖边逛逛吧。”她缓缓地站起来面对我:“好啊~”中午的阳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在她的身体周围加上了一圈光晕,而她平静地看着我的时候,就像女神。Ah! My Goddess!
东湖边的人比想象中的要多,也许是今天天气太好了。路边的板凳都很难抢到啊,我只有带着她沿着湖走下去。被树叶分割成零零落落的亮斑把地面装饰的斑斓如画,那细细簌簌的念头又一次强烈的跳动。我一直试图引导话题,可总是被她巧妙的回避和岔开。前面有一片突起的像半岛,我说:“去那里坐一下吧,似乎视野很开阔呢。”“嗯。”她轻轻的回答着。希望那宽广似海的东湖可以打开她的心扉,我默默祈祷。
水鸟在东湖上一片一片的嬉戏,我鼓起勇气问她:“你终于下定决心了?”她还想逃避。我接着问:“那天你是这么说的,可是不要再后悔哦。”她垂着头,长发遮住了脸,我看不出她的脸色。但是她一直犹豫着没有回答。“不要逃避了!”我加重了语气。朱唇轻启,只有一个字:“是。”
湖面上的水鸟忽然全部飞了起来,向着太阳的方向上升,然后盘旋于湖面之上。我猜它们感受的一定和我一样——喜悦!

又一次在院里上网

Saturday, November 27th, 2004

那个传说又一次被证实……

26日的那篇稿子就是在院里打的,回去就看到常委手舞足蹈的样子了。暗恋给他打了长达一个小时零四分钟的电话。并且说好明天去陪暗恋自习,因为HUST二十八日有考试。于是常委就问我什么时候去HUST,因为我早就说过要去找yigiyigi。可是他要8点到HUST,我却显然不可能8点钟起床。常委遗憾的说:“那我只好自己先去了。”然后常委拍了拍脑袋发现自己现金所剩不多,就从床上想把委员拉起来陪他去提款。看到委员可怜的样子,我于心不忍,只好舍命陪君子了。谁知到了取款机前,常委又咯咯的傻笑起来,我就知道某个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他竟然忘了带银行卡!
折腾半天之后终于拿到了钱,常委又发现他很久没洗澡了,可那时是晚上11点了え,哪里有澡堂可以用……常委把脚一跺,决定洗冷水了!那天晚上的温度应该是2℃,就在这水都快结冰的时候,常委冲到厕所去了。“啊~~~”尖叫声中,全楼的人都颤抖了。
当晚我的睡眠也因为这一声变得十分糟糕,所以直到10点我才睡醒。10点本来是我跟yigiyigi约好到HUST的时间的,我只好打电话过去道歉。很惊讶的,yigiyigi竟然决定来WHU,这多少让我一晚上不佳的睡眠有了补偿。关于yigiyigi来WHU的情况,还是明天再说吧!

江南的《爱死你》

Friday, November 26th, 2004

今天终于收到了包裹,把《爱死你》又看了一遍。竟然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太感人了,明天带给yigiyigi,坏坏的想看到她哭的样子。不住又想把最后的结局做成动画了, 然而现在时间实在是有限,我的动画技术又不成熟。真正做起来,恐怕是劳民伤财……郁闷郁闷!早知道就学好一点嘛!

另外纪念昨天打爆两个小灵通。我用小灵通打201卡跟yigiyigi狂侃,结果把我宿舍的两个小灵通都打到没电了。
走召弓虽!

常委的爱情……

Thursday, November 18th, 2004

副市长关于常委的论断一点都没有错,常委的爱情已经彻彻底底的结束了。不论是和那个狐狸精的还是暗恋女友的……而且这个事情几乎是和我的事情同时发生,此后我们的荣誉市民的爱情也岌岌可危,真可谓爱情的寒冬!

这篇文章还是以常委为主。

自从常委患了痴心疯以来,每次见到狐狸精都是激动到抽痉。直到某一天,我们全市人民觉得这个事情有必要进行双边谈判的时候,感情急转直下。
那天我们通过多种渠道了解狐狸精的恋爱情况,短信是这样发的:“XXX有没有男朋友啊,我的一个同学很想知道。”然后是这样回复的:“她还没有男朋友,是不是YYY要问的啊?”而那个YYY就是我们常委的姓名。
为这个事情常委抱怨我们多次,他怎么没有想起当时是他说要去问的呢?之后常委认为此话并非出自狐狸精本人之口,因此并不可信。于是他鼓起勇气亲自写了一封短信给狐狸精……我只记得常委当晚是以泪洗面,嘴里喃喃地说道:“我说‘地球上两个人相遇不容易’,她难道不知道下一句歌词吗?为什么要和我说再见……难道连朋友都做不成吗?”
第二日,常委作出了一个更加惊人的举动,他打电话给暗恋,开口便是:“我失恋了啊!”事情发生之快,使得我们没有时间阻止,我们只有呆站在旁边,冒冷汗了。在很长一段泣不成声的述说之后,常委挂断了电话。我说:“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他坚定地说:“我知道,我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不过到了现在,常委已经改口说:“我从来没有那么糊涂过……”这是后话不表……
当时他的暗恋很担心她会作出傻事来,就要我接了电话,要我照顾好他。我答应她的同时,也叫她过来。她说最近要考试,可能来不了,考完再来。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很好的兆头。

某次中午,我们在食堂遇到狐狸精了。不过她和一个男的很亲密的在一起,我是看不下去了,可是常委的眼睛还是一直往那边瞟。于是我就只好成全他,一粒一粒米地吃饭了。可是连常委都把持不住了呢,一个劲的催我快走。我也很好奇啊,他们比我们吃得早,我这样吃却还没看见他们先走,果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之后的常委更加委靡,上课竟然可以打瞌睡!曾经的常委是多么风光的人物啊,因为占座位及做作业有功,曾被我们评为三八红旗手了的。现在却这样……
由此继续可见一个狐狸精是怎么毒害我们的有志青年的。
暗恋那边他也不敢去找了……总之是腹背受敌,四面夹击,十面埋伏。

只有祝我们的常委好运吧……

一个自称是初恋中的哲人

Saturday, November 13th, 2004

如果爱就不要犹豫不要不坚决
爱就告诉对方
如果彼此都有感觉大可以在一起试一下
有些人的确是适合当朋友不适合当恋人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
如果一直都追求那种爱情之前的朦胧感觉的话
一般都很难成功的
世界上好人很多一个人可以同时对很多人有感觉——–不要不承认,这是实话
你不主动别人主动了
主人公就是别人了而不是你了

这怎么是从一个初恋中的人口中说出的呢?本来想称赞“高手”的,看来只有用“老道”了。

堕落了

Friday, November 12th, 2004

竟然连饺子都不会煮了,实在是记不清是先放饺子再煮开还是相反。只有GOOGLE了……真是天大的讽刺啊!不过竟然搜索到一个很爽的方法,煮饺子不用点水了。那个什么饺子要三开的老话也过时了哦!

吃饺子容易、煮饺子难。如何掌握火候,怎样煮饺子才不会破呢?相信您听了以下我们向您介绍的几招妙法,您的忧虑就会一扫而空。

第一招:民间关于煮饺子有几句俗话:“煮饺子先煮皮,后煮馅”,“盖锅盖煮馅,敝锅盖煮皮”。这几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大家知道水的沸点是100℃,把露出水面的饺子皮“蒸”破而馅却还有熟,并且汤色浑浊不清。若是敝开锅盖煮,蒸气会很快散失,水温只能保存百度左右,饺子随滚水不停地搅动,均匀地传递着热量;等饺子皮熟了,再盖锅盖煮馅,蒸气和沸水能很快将热量传递给馅,不用多久饺子馅就煮熟了。采用该方法煮出的饺子,皮不容易破,汤色也清,饺子既不粘,又好吃。

第二招:水烧开后放进适量的盐,待盐溶解后,把饺子下到锅里,再盖上锅盖,不用翻动,不用点凉水,直到煮熟。这样煮出的饺子,不粘皮,不沾锅,剩在锅中的饺子也不会发生粘连。

第三招:在煮饺子水烧开之前,先放入一些大葱尖,水开后再下饺子,这样煮出的饺子不易破此,也不会粘连。

第四招:为防止饺子粘锅,和面时可加1个鸡蛋。另外,如果想让肉馅熟得快些,可以在水里加些醋。

以上四种方法均可收到满意的效果,亲爱的朋友,您学会了吗?(中国人民大学商品学系 陈智勇 撰稿)

过了一个光棍节,我被甩了

Thursday, November 11th, 2004

我只要去学校上网就会发生大的事件,这一结论已经被不断证明了。
可是这一次,我实在是郁闷了……
我多么希望第二天我打电话过去时,她可以告诉我,一切只是一个玩笑。可惜我错了,一切只是一个骗局……
不能这么说。只是她不够肯定,我不够坚强。

王子和睡美人的童话应该有这样一个结局:
王子和公主高兴地玩了一天,晚上,公主说她很累了,倒在床上就睡着了。王子坐在她身边,感觉她的皮肤渐渐冰冷下去,直到第二天太阳升起,也没有恢复。王子只有站起来,迈步向外走去,留下一串珍珠般的泪水。

我不是王子,我没有流泪……

十佳青年的诞生!

Wednesday, November 10th, 2004

团长一直是我们公认的最有希望的新星。可是他却一直没有动静。当然首先要归咎于某帅哥MM对他的压榨……这个事情我也要负责的。
同院的一个帅哥MM(就是指这个MM长的特别帅,看着就像男的)很早的时候就找上了团长。团长自然是很郁闷,但是表面上看来他们却很好。我因此很纳闷。团长每次都是这样回答我:“我们只是兄弟而已……”
于是我决定做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来验证一下子。于是就在那节我们合班的大思修课上,我对那个女生说:“你是XX吗?”她回头过来,很不爽的样子望着我:“是啊,有什么问题吗?”于是我也被搞得不爽了,原来想好的话正好可以作为报复,我说:“我们团长每天晚上喊的就是这个名字啊!”她什么也没有说,回过头去了……
然后团长便收到了她一个死党的短信:“你是不是真的爱她?”这个回答,恐怕就只有天知地知了。
从此以后团长更加郁闷,只到那一天……
那一天天很蓝,日子过得很快……(下台!)在上高数时,团长忽然找我借手机电池(我的电池和他的通用),并且说有很重要的事情。我看他那时表情奇怪,虽然狐疑,还是给了他。在“叮叮……”的下课铃声打响时,团长凑着我的耳朵,兴奋的说:“搞定啦!”他说他发了一条短信给一个高中同学,直接问她可以可以做他的女友。竟然当时就同意了!我记得有一句话是:“你相不相信爱情是永恒的?”回答是:“我相信。”后来才知道,这个MM现在正在广州读书啊!
从此以后两人短信联系日益频繁,自然不必多说。于是我们回到标题上去,为什么团长会从混混级的人物一跃而升为十佳青年?这个问题我也想了半天才搞懂。爱情的力量真伟大啊!原来最后一个起床的团长,竟然每天准时6:30起床,只因为他女友要在这个时候跟他发短信。总所周知,短信这个东西是不会因为关机而收不到的。所以我只有这样认为:团长急切的想收到女友的短信,一秒钟也不愿意耽误。真是感动得我痛哭流涕啊!